第一千零八十章 弱点
作者:三羊泰来      更新:2020-11-25 10:22      字数:4974
  周书仁进入政殿,颤颤抖抖的见礼,听到皇上让起来,却好像没力气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

  皇上,“......”

  太子,“......”

  周书仁沉默,他真不是演的,今日又是惊吓,又是宫门口演戏,还一路走过来,对于他这个一直坐办公室的体力渣,力气真的用尽了,“臣,可能要坐一会。”

  皇上欣赏着周书仁的模样,本就狼狈现在更加的辣眼,胡子都不顺了,炸毛了一样,加上红肿的眼睛,默默的移开了目光,“书仁想坐多久都可以。”

  周书仁,“......皇上,臣刚才哭过,现在心里空落落的,估计要坐许久。”

  这是真话,现在让他哭,还真需要酝酿一些情绪,抽没了力气,更显得颓废了。

  皇上见周书仁越发的显出老太,这心里也不是滋味了,联想到了自己,语气柔和许多,也不在乎周书仁有多少演的成分,“你的委屈朕都知道,朕已经宣齐王入宫,一定挨家挨户的查,绝对要查个明白给你交代。”

  周书仁听了这话,又有了力气,嗓子是真哑了,“皇上,臣不委屈,臣就是后怕,臣的前半辈子平平淡淡,后半辈子大器晚成,可一路都离不开臣的妻子,平淡的日子,妻子操持着整个家支撑臣前行,富贵的日子融杂了太多的东西,臣的今日也离不开臣的妻子,臣的荣光有妻子的一半,臣今日真的吓到了。”

  周书仁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任何演的成分,真话真讲,反而更打动人的心。

  皇上心里震动着,周书仁有今日离不开杨氏,他也离不开妻子,默默的付出,一直支持他。

  周书仁也没盯着皇上,顿了下继续道:“人的一辈子说离开谁都能活,可臣不这么觉得,臣这辈子真离不开妻子,回到家发现家里出事,臣就想啊,妻子出事臣就跟着去了,臣要跟妻子一起走,黄泉路上能相伴。”

  太子直勾勾的盯着周书仁,他仔细辨认着周书仁的话,周书仁眼里清明,这个老狐狸说的是真话,沉默着,今日户部的事,周书仁连进宫都懒得进,直接回家,家里出事,周书仁脸面都不要了进宫。

  皇上眯着眼睛,“一直知道书仁爱重杨氏,今日朕算是知道如何爱重了,书仁,国与家哪个更大?”

  周书仁撇了撇嘴,真不好意思,这个时空媳妇最重要,他的该变都是因为媳妇,“国大于家,但是臣的心很小,臣能忠君于皇上,也能忠于国家,但是臣的心完完全全的媳妇的。”

  他的心里只有媳妇啊,至于家,以前自私的他真没用,跟完成任务一样,现在丰富了情感,也是媳妇引导的。

  皇上与周书仁对视,这只老狐狸的眼睛一直都掩藏着情绪,还是第一次完完全全的暴露自己的心思,杨氏在他的心里提了位置,以前杨氏只是一个有能力的大臣妻子,现在是能够影响大臣生命的人,“你妻子与你现在的权力,哪个重要?”

  周书仁干脆的很,“妻子。”

  皇上动了动指尖,“朕知道了。”

  周书仁提着的气松了,他就是要让皇上知道,媳妇最重要,只要他对朝廷有用,媳妇的就能越安全,两次行刺真要将他吓出心脏病了,而且皇权交替中,他要将自己的弱点扩大给皇上和太子,让他们看清楚,才对他更放心。

  周书仁心里复杂的很,官场上混久了,参与的越多,他每走一步都会想十步,说话的功夫利弊就分析清楚了,“臣谢皇上。”

  太子觉得现在的周书仁更顺眼了,以前的老狐狸太滑手,他对周书仁很警惕的。

  皇上示意柳公公带刺客进来。

  周书仁被小公公扶着坐在椅子上,等刺客进来,周书仁惊讶,“这脸不对。”

  自家的丫头,他清楚的很。

  柳公公回着,“带着人皮面具,这才是本来的面貌。”

  周书仁脑子转得快,“公公的意思,我家的丫头遇害了,这个刺客顶着人皮面具进的我府上?”

  柳公公点头,“是的大人。”

  皇上已经看到了托盘上的人皮面具,“书仁果然是有福气的。”

  周书仁,“嗯??”

  太子也笑了,终于找到上次清剿为何会有人跑了,人皮面具真是好东西,“给她带上,孤要看看。”

  柳公公身后的黑衣人,手里已经拿了一瓶的药水,抹上后又给刺客带了上去。

  周书仁瞪大眼睛看着,真的又成了他的大丫头,站起身仔细的看着脸上有什么不一样,随后默默的退回了椅子上,“很难发现破绽。”

  皇上看了眼柳公公,柳公公解释道:“的确很难发现,刚才审问的时候也没发现,还是善于制作面具的过来才发现,这东西需要药水揭下来。”

  柳公公顿了下继续道:“药水滴入水里,只要用水洗一下就知道是否带着人皮面具了。”

  周书仁盯着黑衣人手里的药水,“皇上,臣家中出了刺客,臣怕还有没暴露的,臣想回去看看是否还有人带着人皮面具。”

  皇上准了,示意柳公公将药水给周书仁。

  柳公公有些肉疼,“大人,只需要一两滴就好,这一瓶。”

  周书仁打断了柳公公的话,唉声叹气的,“本官一路爬上来,见识的太少,自保的手段一点都没用,比不上大家族的底蕴,本官。”

  这回太子打断了话,“周大人,这一瓶都给你。”

  周书仁扯了个笑容,虽然挺辣眼的,“臣谢过太子殿下。”

  柳公公无语的将瓶子递给周书仁,“周大人,药水来之不易,您要仔细一些的用。”

  周书仁宝贝的揣入怀里,“知道,知道。”

  这古代的好东西真不少,想到各种的毒药,古代挺危险得。

  齐王到了,进来第一眼看的是周书仁,周书仁宫门口大哭,已经传遍京城了,只看一眼就移开目光。

  齐王见礼,“儿臣叩见父皇,见过太子殿下。”

  周书仁,“.......”

  他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了。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