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早去早回
作者:国王陛下      更新:2020-04-02 00:14      字数:12516
  两国的虚界探索队伍几乎不分先后地出现在炽羽岛上。

  这座阴云与雷霆笼罩的岛屿顿时焕发出无限活力,营地里的魔道士们仿佛枯木逢春,带着洋溢的惊喜之情簇拥过来。

  过去7天时间,两支学生团队深入虚界,而留在现实中的两国魔道士们则处于一种微妙的尴尬之中。

  照理说,他们应当充分利用好这次难得的国际交流机会,与异国的魔道士切磋技艺,交流学识……事实上之前历次炽羽岛大会,参会的各方在张牙舞爪地撕扯利益之余,大多是在交流互助。

  但这一次因为种种理由,交流互助的氛围怎么也凝塑不起来,两国之间仿佛竖起了一堵无形的坚冰。

  或许是天外异物作乱时造成的严重伤亡,让人心中萌发了不理性的仇恨种子。也或许是少数圣元贵族带着迷之自信去挑衅秦人时,被原诗带队吊打,最后剥光了吊在圣元人的旗杆上……这件事严重影响了会场气氛。

  总之,两国留守的人是在非常尴尬与微妙的境地中度过了7天时间的,此时见探索队返回,炽羽岛大会即将进入尾声,众人无不感到胜利的曙光近在眼前,心中一片舒爽。

  与此同时,周赦与朱俊燊则不约而同地从人群中脱颖而出。

  周赦率先开口:“接下来,请双方提交各自的探索报告。“

  朱俊燊说道:“审核团队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对报告进行审核。”

  “那就开始吧。”

  两位魔道宗师的话语轻描淡写,仿佛没有丝毫重量,但所有人听到了,都感到心情变得凝重起来。

  这场大会的胜负,马上就要揭晓了……待审核团队认真审阅过两方的报告,依照统一的标准打出分数,胜负关系就一目了然。

  客观来说,大部分人在两支团队走出虚界的时候,其实对胜负就已经有了相对一致的判断。

  元翼能赢就有鬼了……如果说单独对上雪山三人组,还有那么几分胜算,队伍里再加上一个白无涯,那大家对他的期待就变成:能活着回来就很好了。

  如今元翼的确带着所有人活着回归现实,但圣元人却理所当然无法表现出胜利者的欣喜。

  很多人以好奇、困惑的目光看向周赦,期待着这位天下第一人能以什么奇谋翻盘。

  虽然理性思考的话,圣元此局几乎没有胜算,但人们也实在难以接受天下第一人的败北。

  周议长应该能创造奇迹吧?

  许多人都在心中如此期待。

  然而奇迹并不会因为人们的期待就降临下来。

  审核团队没过多久就完成了两家报告的审核,并由朱俊燊公布结果。

  “经过统一公式计算,秦国团队的探索得分为1548分,圣元团队的探索得分为1472分。本次炽羽岛大会的胜利者为秦国团队。下面,请两国代表在确认书上签字。”

  话音刚落,圣元人的希望,议长周赦就率先提笔在朱俊燊手捧的确认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两位老人并肩站立的画面极其罕见——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二,本就不可能长期和平共处——所以很快就有人及时捕捉到了这一幕,用各种方式将其保存下来。

  而回头再看这副画面,人们只觉得其中仿佛蕴含着足以动摇天下根本的某种神秘关联。

  可惜会场里,并没有跟人继续深究下去的时间。

  随着结论公布出来,所有人都做出了自发的本能反应。

  “不可能吧……真的输了?就这么输了吗?”一位圣元贵族茫然若失。

  身旁之人则有些不可思议,语气中更夹杂了一丝恼怒:“议长大人就放任这个结果了吗!?”

  旁边立刻有人劝解道:“不,议长大人应该已经竭尽所能了。从分数上看,太子殿下输得并不多,或许只差一点点运气,最后的赢家就是我们了。客观来说,太子殿下面对多重不利局面,只输这么少,已经很出乎意料了。”

  这番道理虽然不中听,却足够中肯。

  抱怨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唉,如果没有白无涯突然掺和进来,说不定我们就赢了。说到底还是秦人足够卑鄙无耻,居然把他当成学生放进来!”

  这番话的声音稍大,自然是说给所有人听的。

  所有人都听得到,当事人自不例外,元翼幽幽道:“很遗憾你的猜测与事实截然相反,如果不是白无涯先生在探索中贡献了最重要的一笔,我们只会输得更惨。这次虚界探索的1472分里,有超过900分来自白无涯先生。”

  “呃……”先前那个质疑的人顿时哑火,心中只感到一阵不可思议。

  而元翼对此也不愿展开详谈:“具体的内容会在大会结束后公示天下,各位可以自行查看。老实说,我实在没想到我们已经挖掘出了火焰王的遗骸,居然还是会输掉比赛。白骁他们到底在火焰王庭中找到了什么,真是令人好奇不已。”

  与此同时,作为胜利者的白骁等人,则已经被欢呼的海洋包裹住了。

  来自秦国的魔道士们陷入狂欢——哪怕是一向与红山城关系微妙的白夜城的魔道士们,此时也放开顾忌,尽情庆祝胜利。

  让红山人——准确地说是雪山人独占鳌头,固然有些许不爽,但能看到圣元人灰头土脸,似乎更赚。

  人群中,最是发自真心感到兴奋愉悦的,则是不久前还跟在元翼等人身后的左青穗等人。

  “白骁师兄!”

  少女一路疾驰来到白骁面前,脸颊泛红:“恭喜你!师兄果然厉害。”

  话音刚落,少女肩上就多了一只手:“这话说得就不公道了,只说小白厉害,难道我们两个只是陪衬?”

  被蓝澜横加抬杠,左青穗顿时语塞。好在这尴尬只维持了瞬间,下一刻就被跟随过来的陆珣等人打破了氛围。

  陆珣对白骁拱手行了一个大礼:“在下实在心服口服,如此局面居然还是被白师兄赢了下来。”

  身后,年长些的葛存也是叹息:“之前在王宫之中亲见白无涯先生力战火焰王,还以为这次大会的胜者非圣元莫属,想不到你们的探索成果居然凌驾于火焰王的遗骸之上!”

  蓝澜听得惊讶:“你们真把火焰王的棺材都挖了?”

  之后,陆珣简单将白无涯在火焰王庭中的所作所为复述了一番,只引得周围众人无不惊叹。

  “白无涯先生还真是……”一位中年魔道士几番欲言又止,“不可以常理计是,他为什么要帮圣元人!?”

  陆珣苦笑道:“他当然无意帮助圣元,随队进入虚界遗迹是为了他个人的目的……只能说圣元的太子殿下还是抓住了机会,因势利导,将过程近乎完美地还原到了报告书中,转化为了自家分数。要说不可以常理计,还是白骁师兄这边更超乎常理,究竟什么样的发现,能比火焰王的遗骸更胜一筹?”

  说话间,无数双好奇的眼睛同时聚焦到白骁身上。

  虽说两天呈交的报告书在几天后就会公示天下,但显然在场的人没有谁能等得及几天之后。

  白骁张了张嘴,还是有些无聊地摇起了头。

  心事沉重,实在没兴趣为这些人答疑解惑。

  好在这里总算有个专业讲解员清月,将一行人进入虚界后的所见所闻娓娓道来,不断引发着听众的惊呼。

  而在人们聚精会神于故事中时,白骁悄然脱离人群,来到会场边缘的僻静角落,继续陷入沉思。

  脑海中,无数纷杂的念头交织成一团。

  关于嬴雪的复活,关于圣山守护神的真面目,关于上古时代人魔共生的历史……

  沉思很快就被人打断。

  “在想什么?”

  一个老迈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让白骁不由回过神来。

  抬起目光,看到了一张略显陌生的面孔。

  对于天下第一人周赦,白骁始终觉得距离自己很远……所以当对方主动走到身前时,前所未有的近距离接触,让白骁兴起了强烈的违和感。

  周赦见白骁面露警惕,微微一笑,摊开右手,将一团不断卷动的赤色漩涡展示在白骁面前。

  “这是你的战利品……本该在大会结束后再转交给你,但我想你应该更希望早一点看到它。”

  白骁愣了一下,意识到这团漩涡就是周赦的记忆,记录着血脉增幅试验的全部资料。

  少年人的呼吸急促起来。

  周赦握紧手掌,将无形的漩涡捏合成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然后交到白骁手上。

  “将魔识深入其中,就可以浏览全部内容。关于当年的试验,我的所知所闻,所思所想都记录在里面。”

  白骁闻言一怔,捏着玉石,缓缓说道:“多谢。”

  “这是事先约好的赌注,谈不上谢。”

  “嗯,那就不谢了。”

  “呵呵。”周赦不由笑了起来,随着笑声响起,四周的一切都仿佛笼罩上了一层轻纱。

  世界被隔离在外。

  白骁警惕起来,身形微微伏低,蓄势待发。

  周赦抬起手:“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只是有些话不希望第三人听到。看在我没有对自己的败北推诿扯皮,反而提前交割赌注的份上,听我这个老人唠叨几句吧。”

  白骁却说道:“如果是要我前去圣元大陆,那就不必多说了。”

  周赦愣了一下。

  白骁又说道:“圣元大陆,我必然要去,无论你欢不欢迎。”

  “我当然是无限欢迎的。”周赦释然一笑,“看来我的雕虫小技没能瞒过魔道公主,实在是贻笑大方了。”

  白骁对什么贻笑大方不感兴趣,认真追问道:“我有两个问题,其一,我想要复活我娘,你能提供什么帮助?其二,上古时代的遗迹,东大陆还有多少?”

  白骁问得郑重,周赦也便顺势收敛笑容,以天下第一人的姿态认真回应道。

  “关于当年的试验,我已经在长生树上复现了全部的试验用具,随时可以重启试验……让嬴雪殿下重临人间。”

  白骁点点头,没有说话,因为此时心中早已汇聚了千言万语,反而无话可说。

  周赦又说道:“至于上古遗迹,东大陆毕竟是人类文明的起源之地,人类从蒙昧之初一路走到现在,所有的足迹都留在了东大陆。”

  周赦话没说完,这片单独开辟的世界中就多了一人。

  “议长大人,这就有些不合适了吧?”朱俊燊叹息着加入了对话:“输了炽羽岛大会,却想私下翻盘,这手段未免对不起天下第一人的名头。”

  周赦笑道:“区区虚名,你若是在意,我让给你又有何妨?我的建议单纯是为了白骁考虑,他如今对上古之秘萌生兴趣,而要探求上古之秘,还有比东大陆更合适的地方吗?”

  这番正论的确无可辩驳,朱俊燊只是冷笑道:“的确是出其不意又理直气壮,你算计这么精明,何必还要大张旗鼓举办炽羽岛大会?直接私下与白骁谈好条件不就行了?抛出合适的诱饵,他总会上钩的。”

  周赦说道:“没有亲历火焰王庭中的玄妙,我无论说什么都难以取信于人,所以火焰王庭之行还是必要的,至于说诱饵和上钩的问题……你们秦国若是看不惯,也可以抛出自己的诱饵,能不能吸引到上古遗民的兴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周赦这番话既有冠冕堂皇的正论,也有几分冷嘲热讽的辛辣。

  西大陆归根结底只是由殖民地独立建国而来,在历史底蕴上远不能与圣元相比。

  朱俊燊也知道这个话题上自己占不到便宜,便将目光转向白骁。

  说一千道一万,当事人的决定才是最重要的。

  “你想去东大陆?”

  白骁说道:“是的。”

  朱俊燊劝说道:“你所面对的问题,未必非要自己亲自去揭开谜底……在秦国,在红山城,就没有值得你留恋的人和事了吗?你的学业才刚开始。”

  白骁反问:“我在圣元不能继续学习吗?”

  “……真是个好问题。”朱俊燊无奈地放弃了劝说。

  如果要客观公正地评价圣元和秦国的教学实力,那么圣元无疑要胜出一筹。

  无论是高高在上的天下第一人,还是单纯魔道知识储备,圣元帝国都更具优势。

  但是非要用“客观公正”的方式去评判两国的优劣,本就是一种不公平。

  秦国毕竟和白骁早一年接触,一年来培养的深厚感情难道说丢就丢了?

  朱俊燊当然知道白骁并不是薄情寡义之人,相反他比绝大多数南方人都更重感情,所以当白骁去意已绝的时候,朱俊燊也实在没什么可以劝解的。

  只能说一声天下第一人的阳谋牛逼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拦你,回去以后就准备留学手续……没问题吧?你依然是红山学院的学生,前往圣元大陆只是一时权宜,可不是永久定居。”

  朱俊燊说到最后,语气中甚至不由染上了几分慷慨悲凉。

  话音刚落,一位少女的声音轻巧得加入进来。

  “当然不会是永久定居,我们的家依然在西大陆……除非圣元帝国展示出足够的好客,让我们看到足够的诚意。”

  清月这番话,直接让朱俊燊瞪眼跳脚:“这是什么意思?只要西大陆的人给的条件足够好,你们就要永远留在那边不回来了!?等等,白骁留学,你添什么乱?”

  清月理所当然道:“小白东行,我当然要跟着……上古遗迹,对我的意义其实比对小白更重要啊。”

  而不待朱俊燊再劝,清月便抛出了一个让朱俊燊咬碎两行牙齿也无从开口反驳的王道之论。

  “老师,你已经拆散过我们一次了,不会想要再拆第二次吧?”

  朱俊燊闻言简直想吐血。

  有必要吗?!揪住人的黑历史反复提个不停,真的有必要吗?!我当时也是出于很多考虑,才决定抹掉你们的记忆……结果不也没抹掉吗?你记忆恢复比谁都快,还因祸得福分裂出许多同位姐妹,让我这个做老师的加倍头疼!”

  清月失笑道:“开个玩笑,但我去意已绝,还请老师能够认真成全。”

  朱俊燊对此无话可说,只能对周赦抱怨道:“你这隔绝之阵连个魔道新人都挡不住,不觉得可耻吗?”

  周赦一方面固然是对清月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地打破屏障,加入到宗师对话感到惊讶,一方面却回应道:“也多亏没有挡住这位魔道新人,我们圣元帝国才能喜迎两位优秀留学生。”

  这种纯粹给人添堵的话,也是让朱俊燊又好气又好笑。

  你也是堂堂天下第一人,居然拉的下脸说这种话?!

  但天下第一人不要脸的时候,天下第二人也真的束手无策……而且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没有从一开始就看出对方的“阳谋陷阱”。当白骁等人踏入火焰王庭时,后续的事情就可以说是注定要发生的了。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西大陆的魔道士前往东大陆进修本就是寻常事,朱俊燊年轻时候也曾在圣元游学许久……事实上就算没有周赦的阳谋,朱俊燊也计划着过几年就将部落人都派去东大陆游学。

  只不过周赦将这个计划提前了好久。

  “既然你们已经做了决定,我也就不多说了。学籍问题我会让人尽快去处理,你们在大会之后直接动身前往圣元也是可以的。”

  清月失笑:“老师,不用这么体贴我们也不会忘了你的。”

  朱俊燊嗤笑:“我怕是自己再不体贴一点,你们急着我的就只有不好的事了……和同学老师们告个别,就准备出发吧,早去早回。”

  “嗯,早去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