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四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剥夺你最引以为傲的东西
作者:不放心油条      更新:2020-03-31 23:57      字数:21000
  体内的死气,开始燃烧殆尽,化作燃烧的生机,秦阳的气息,随着每一步走出,都在不断的攀升。

  亡者之界,加起来少说也有六七百年时间了,经历过最初的演化,穿过了一个个绝地,也经历过黄泉之地数百年沉沦。

  以先天虫壳为基础,凝聚出了四颗金丹,他从未停止过变强,只不过在亡者之界尚未演化出真正的体系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

  以那些复苏的死灵为参考,也没有什么参考价值,无论那些死灵生前有多强,化作死灵之后,依然还能保持着的实力,也会上下波动的特别厉害。

  再加上没有法门,没有体系,什么都没有,纵然是生前起码是封号道君级别的人物,给秦阳的感觉,也都是……

  就这?

  一般货色。

  当此刻重归完整,重燃生机之后,秦阳就感觉到,他停滞了数百年的境界,如同复苏的火山群,骤然开始了最剧烈的喷发,势不可挡。

  积攒的雄厚底蕴,终于让秦阳有了一个直观的感受。

  浩如烟海。

  天际之上,一点乌光,轰碎了天穹,从天而降,出现在秦阳身后,化作一扇三千丈高的黑色巨门。

  上面的应龙浮雕,扭动着身子从巨门上游走,盘踞在巨门之上,仰天嘶吼,似是在为秦阳的归来而欢呼,也似是因为太昊的存在而怒吼。

  秦阳的神海之上,白玉神门光晕浮动,仿若在此刻,也重新洗尽铅华,重新绽放了光芒,万千神韵,尽数纳入其中。

  再次跨出一步,秦阳的境界,轻而易举的突破到了法身。

  有了先例,他现在特别明白,两扇神门,并非是桎梏实力的关键,存在桎梏,说到底还是因为实力不够,当有足够的底蕴,可怕的积累,什么桎梏都是不存在的。

  进阶法身,他的境界还在直线攀升,气势也随之越来越强。

  秦阳没有凝聚法身,而是继续攀升境界。

  一步一台阶,一步一个小的层次。

  积累在不断的消耗,却依然感受不到那片浩如烟海的积累,有什么明显的削减。

  秦阳沉着脸,感受着他的四颗金丹,永恒炼狱是完全契合亡者之界的法门,如今在他重燃生机之后,似乎并没有收到太大的影响。

  他知道,这是先天虫壳的原因。

  在亡者之界的时候,他是以四颗金丹为根本,为他的法门,与亡者之界之间作为连接。

  但现在,到了大荒,他重燃生机之后,便是以道基为根本,四颗金丹完全变成了镶嵌在道基之上的明珠,主次颠倒了过来。

  不过这样,他反而会更强了,他的根本,本身就是兼容性拉满的道基。

  远方,人偶师的虚影,还在操控着人偶之躯,与太昊硬碰硬的肉搏,秦阳心思沉静,没有太过多关注,他知道人偶师现在肯定死不了了。

  一如既往。

  哪怕他根本杀不掉太昊,那也已经足够了。

  秦阳渐渐入静,周遭的一切,都仿若消失不见,世界之有他一个人,摒弃了一切之后,他可以陷入到最深层次的思考。

  金甲壮汉的权柄,便是那尊黑铁之躯,刚硬之极,不朽不灭,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单单肉身的力量,就足以镇压住周围的一切。

  这跟之前遇到的完全不一样。

  太微的权柄,具象成了一支权杖,辉耀大神官的权柄,也是具象成了一支权杖……

  他可以以诛心矛,将辉耀大神官诛心,再将其彻底洗成白痴,以弱水化去,最后却也只能将辉耀大神官的权柄具象镇压。

  诛心矛是很强,很有针对性,这个针对不只是针对人族,是针对一切有“心”的存在。

  但是,当对方用来作战的,以身肉搏的身体,本身就是权柄的时候。

  诛心矛便无用了。

  诛心矛也诛灭不了权柄。

  神祇之所以难缠,并不只是因为实力很强,实际上,在上古天庭里的一些神祇,可能随便来个战力强大的封号道君,都能将其按在地上摩擦。

  但很难将其彻底诛杀,权柄是不灭的。

  至少在生者的世界,的确是如此。

  能被诛杀的,只有神祇,而不是权柄。

  上古时代终结,近乎所有的神祇,都随之陨灭,包括三天帝。

  但他们的权柄未灭,三天帝便会在无尽的岁月之后复苏,依附在三天帝之下的神祇,哪怕彻底死了,也并不重要。

  只要他们的权柄还在,天帝就可以继续选择一个工具人,将其晋升为执掌权柄的神祇。

  就像如今遇到的两个,辉耀大神官与方才那位金甲壮汉。

  这俩相比他们所在的位置,都太年轻了,尤其是辉耀大神官,生机炽烈如朝阳,还在明显的上升期,顶多只有三千岁。

  那位金甲壮汉身上,也有一股难以磨灭的打磨痕迹,是一个最纯粹不过的人族体修,正要不如壮年,以他的实力来算,顶多五千岁。

  唯一亘古不变的,只有太昊。

  现在面对太昊驾临,利用黑铁之躯,一力破万法,秦阳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正面刚上去了。

  打死黑铁之躯的太昊,也并不会伤及太昊的根本。

  既然要做,那就要做的彻底一点。

  最低要求,也是将其击杀之后,镇压他的黑铁之躯,将这个权柄彻底镇压。

  不然的话,只要这个权柄还在,他转头就能重新找个工具人,再次变出一个金甲壮汉。

  将权柄镇压,从极北之地,将其带到亡者之界,抹除太昊的影响,的确可以将权柄当做材料,彻底毁掉。

  但考虑到这个黑铁之躯的权柄本身,只是次级的权柄,根源来自于太昊,毁掉了次级权柄,也对太昊并没有太大影响。

  太昊极有可能在这个权柄被毁掉之后,可以再次分下一个一模一样的。

  古人曾说过,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一次就要让他感觉到疼了才行。

  比如说,永远的剥夺掉其权柄,让太昊麾下,再也不可能出现对应权柄的大神官。

  另一边,太昊硬扛了人偶之躯一击,被硬生生的打断了四肢,躯干都如同一块黑铁,被锤的变形了。

  他却利用这一丝机会,冲到了秦阳身边。

  他在刚才那一瞬间,在秦阳身上感受到了很久都没有出现的感受。

  他感受到了威胁。

  他那不成形状,如同被砸扁的黑铁似的手臂,自动变形,化作一柄黑色的尖刺,直奔秦阳的眉心而来。

  秦阳耷拉着眼皮,一步一步走来,身上的气势,也已经超出了法身,境界也飙升到了法身极限。

  面对尖刺,秦阳一动不动,恍若未觉。

  飘在秦阳身后的黑玉神门,骤然挡在了他面前,应龙浮雕睁开眼睛,露出利齿,汹涌而出的恶意,已经凝为实质。

  他张开大口,一口咬住了太昊手臂化作的尖刺。

  那尖刺洞穿了他的嘴巴,直直的刺到了黑玉神门上。

  化作黑色应龙探出的浮雕,轰然崩碎,重新化作了黑玉神门上的浮雕,只不过那尖刺刺穿了浮雕的嘴巴之后,却在此戛然而止。

  破碎的嘴巴浮雕后方,一块龙鳞镶嵌在黑玉神门之上,汹涌而出的龙威,伴随着神韵流淌。

  这也是不朽之物,真龙的逆鳞。

  应龙的逆鳞。

  一直没人知道应龙的逆鳞在哪,那是因为应龙的逆鳞,一直都在应白手里,这是应龙给应白的最后一层保护。

  而如今,应白将这块逆鳞拿了出来,与黑玉神门一起,送给了秦阳。

  “应龙?”

  太昊有些意外,不等他再多说什么,已经几近疯狂,体表已经布满裂纹的人偶之躯,骤然出现在他的后背上。

  咧到耳朵根的大嘴巴,一口啃在了太昊的后颈上。

  人偶之躯上的裂纹越来越多,伴随着咔嚓声,表层再次崩碎了一层,露出里面更强的一部分。

  “滋……啦……”

  人偶之躯嘶吼着仰起头,硬生生的从黑铁上啃下来一块黑铁。

  “太昊,你当我是死人么?”

  太昊的黑铁之躯,扭曲着,失去了人形,他化作一颗缺失了一部分的圆球。

  人偶师操控着人偶之躯,肋下再次钻出来一双手臂,脑后也随之裂开,再次浮现出一张大嘴。

  沉重凝聚到极致的躯体,已经如同太昊的黑铁之躯一般,压的空间嗡嗡作响。

  人偶师不断的轰击者黑色的圆球,将其不断轰击着变换着形状,然而圆球上缺失的那一部分,却还是一点一点的重新补全了回来。

  当补全之后,圆球也再次化作了人形模样。

  就在这时,壶梁那脆弱的天穹,再次被轰开,一张绵延百里的巨脸,从破碎的天穹之中探出,声如惊雷,在天际炸响。

  霎时之间,便见寒风四起,冰霜伴随着雷霆,一起笼罩天际。

  “太昊,你不想让我好过,咱们谁都别想好过了!”

  人面从破碎的天穹之中挤出来,才见其身形,人面蛇身,身长万里。

  真龙威压,骤然落下,死海之中,所有的生灵,尽数臣服。

  遥在无尽之海,身为三身手下的黑蛟龙,被镇压的趴在海底,呲牙咧嘴的苦笑不断。

  “至于么!

  搬出来两位老祖宗么?

  我特么同意了还不行么!”

  嘴上有气无力的抗议了一声,心里默默的给秦阳点了个赞。

  看了看周围,其他感受到真龙威压的海族,莫名来气的怒喷了一声。

  “都看什么看?都给老子赌咒发誓祈祷,他要是没活过来,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老子把你们全杀了。”

  自从应龙的气息浮现,烛龙真身驾临,大荒数量最为庞大,远超陆地生灵的海中各族,在这一刻,内心的感受,空前统一了。

  那股被击溃的恶意,在此刻也开始彻底扭转,化作了愿力。

  这一刻,秦阳立刻感觉到了一种时来天地皆同力的感觉。

  他修行起来有些艰涩的永恒炼狱,骤然间变得顺畅,道基与四颗金丹之间的联系,也变得更加紧密,不在是作为镶嵌在道基上的明珠。

  而是开始变成了融入道基本身,彻底融为一体。

  就在即将再次突破,成就道君的时候,秦阳没有走正道,而是同时开始修行永恒炼狱,准备凝聚第五颗金丹。

  ……

  另一边,天际如燃烧起了赤霞,嫁衣手持长剑,脚踏红云,飘然而至。

  天穹之外,巡天使众人,紧随其后,落入到壶梁各地,定天司一众阴着脸跟死人差不多的煞星,也紧随其后。

  他们要做的,便是让此刻的壶梁,成为大嬴神朝的疆土,哪怕只是名义上都行。

  只要有了这个名义,金龙便可以付出不小的代价,将神朝之力,借助疆域的联系,空投到这里。

  壶梁内海海底,被秦阳的肉身击穿出大洞里,黄色的水浪喷涌而出,崔老祖脚踏黄泉,从中冲了出来。

  虚空之中,鬼神乐队化作扭转空间的漩涡,黑黎三巨头,伴随着神牛走了出来。

  跟他们一起出来的,还有光着膀子,全身都散发着凶悍气息的山谦老鬼。

  无尽之海的方向,一位面若冠玉的鲛人,负手而立,踏着巨浪而来。

  在死海上急速冲来的幽灵号上,丑鸡炸着毛。

  “秦有德不是东西,回来了也不来找我,有事了也不找我,等着吧,等着我跟他算账。

  但是你们几个,我才不管你们平时怎么想的,但是现在,谁要是不帮秦有德,那就翻脸!翻脸!

  从此之后,咱们各走各道,谁也不认识谁。

  影帝,大佬,尤其是你们俩,秦有德可从来没让你们做过什么吧,供着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现在,他有难了,你们帮不帮?

  给一句痛快话,不帮了,你们现在就走吧。”

  趴在甲板上,已经看不出狗形的影帝,默不作声,抖了抖身子,像是站了起来,因为它已经胖到腿都看不见了……

  大橘的猫脸上看不出表情,它慢条斯理的站起来,弓了弓背,伸了个懒腰,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

  丑鸡不说话了,转头看向金猪。

  “死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借秦有德化劫,秦有德没说什么,我也不说什么。

  他都死了,临走还惦记着你,把他的宝物都给你,让你把一身封印,化解了大半,现在你必须帮忙,这是你欠秦有德的。”

  丑鸡再回头看,旁边的困阵里,黑皮被比人腰粗的暗金色锁链束缚着,眼睛绿的放光,口水吧嗒吧嗒的不断往下滴,他挣扎着看着周围的人,似乎想把所有人都吃了。

  “你再等等吧,马上就到了,到时候,只要解决了问题,我可以做主,让你喝死猪熬的宝汤。”

  还在疯狂挣扎的黑皮,眼睛里冒出来的绿光更强了,他的气势也在继续变强,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蹲在困阵的中心,口水哗啦啦的往外流。

  金猪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他知道,这次要是还敢偷奸耍滑,十有八九会被黑皮啃了。

  “行了,他们几个去就行了,剩下的人别凑热闹,去了也是拖后腿。”

  当看到壶梁岛的时候,丑鸡有些不太情愿的叮嘱了一下其他人。

  大家都能感受到了,壶梁的战斗,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参合进去的,去了还得让秦阳分心照顾,不如不去。

  心里再不情愿,丑鸡也还是理智的待在原地没去参战,它不过是一个巅峰宝器的元灵,这种战斗,参加不了的。

  ……

  天际之上,北斗星图浮现,光晕落下之后,云帝从星光之中走出。

  他看了看嫁衣,拱了拱手。

  “有劳云帝了。”嫁衣欠身一礼。

  云帝让开这一礼,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当这个云帝,不过是为了成就道君,当不当都无所谓,我大燕德帝如今归来,我可不能让他被人杀了。”

  话音到这,云帝的话微微一顿,眼中也开始冒出杀气。

  “哪怕是神祇。”

  正说着呢,天边一道白线,转瞬之间,便从数千里之外,延伸到众人所在。

  眼睛蒙着黑布,失去双臂的蒙毅,拖着已经变成尸体的张正义,出现在原地。

  张正义几百年了,还没有超越性的长进,承受不住蒙毅全力加速时的压力,被硬生生被拖死了……

  几个呼吸之后,张正义张开嘴巴,猛的吸了一口气,苦着脸站了起来。

  没脸说了。

  眼看着大荒有名有姓的高手,越来越多,正在跟太昊死战的人偶师,肆无忌惮的狂笑。

  “太昊,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

  今天不是我的劫,也不是其他人的劫。

  而是你的劫!”

  人偶师笑中带泪,整个人也愈发癫狂,人偶之躯的表层,已经连续崩碎了两次,露出里面更强的部分。

  就在这时,秦阳的气息,骤然暴涨,终于跨越了极限。

  第五颗金丹凝聚出来的瞬间,修为也同时跨越极限,成就道君。

  太昊感应到的威胁,也在这一刻,终于凝为了实质。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却可以确定,在场的所有人,只有秦阳可以真正的威胁到他。

  其他的,哪怕是道君之流,也不过是土鸡瓦狗,根本奈何不了他。

  哪怕他现在用的只是一个权柄,一个化身。

  他不再理会疯狗一样的人偶师,念头里只剩下一个,将秦阳击杀。

  哪怕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秦阳叫什么。

  人偶师的人偶之躯,如同疯了一样,攀附在太昊的后背上。

  嫁衣手持长剑,身上的气息开始不断变强,她第一个出手。

  其他人默不作声,上来就是下死手。

  崔老祖的身后,凝聚出黄泉,奔流不息。

  云帝凝出北斗九星图,天发杀机。

  远道而来的鲛皇,伸手一凝,手中水流凝聚出一柄金色的钢叉。

  天际之上,第二剑君凭空出现,手中利剑斩下,那是极致的剑道杀伐。

  神牛仰天一声嘶吼,牛吼之声,如同魔音灌耳。

  黎族三巨头,各自施展手段,蛊虫、柳枝、神魂之力,汇聚到一起,化作一支狰狞诡谲的长鞭,当头抽下。

  一个个赶来的人,都在此刻开始出手。

  只不过以太昊的速度,眼看这些攻击都快要落空的时候。

  蒙毅眼睛上蒙着的黑布,无声无息的滑落,露出他那空洞漆黑的眼眶。

  他的身后,仿若有一条贯穿今古,超越一切的长河虚影浮现,一双手臂在长河之中探出,双手并拢之后,缓缓的向外拉开。

  烛龙骤然转头看向了蒙毅,牙疼似的抽抽了一下。

  道门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狠啊,丢掉了双目和双臂都没死,现在反而还能借用一点时光之河的力量……

  没人能去过去,也没人能去未来,但是,极小的一部分时光之河的流速,却可以干涉一下了。

  随着蒙毅身后的长河一角的虚影里,那双手臂缓缓的张开。

  太昊的动作,开始不断的减慢,他那快到无法用肉眼看到的速度,飞速的变成了慢动作。

  恍若一个固定的靶子。

  他的力量再强,再能一力破万法,但有一样,也是他永远干涉不到的。

  那就是时光。

  蒙毅丢掉了双目,丢掉了双臂为代价,现在才勉强能借用到一点点力量,而且只是能拉长和缩短的时光。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集合了大荒众多强者的力量,一股脑的堆在了他身上。

  他的意识被牛吼灌耳,微微一顿,黎族三巨头合力的长鞭,当头抽在了他的脑袋上,让他的意识一阵涣散。

  人偶之躯,死死的束缚着他,让他硬生生的去承受所有的力量。

  所有人合力的全力一击,骤然爆发之下,直接将太昊的人形打爆,将其化作了一颗不规则形状的黑铁。

  而这时,气息还在攀升的秦阳,手持塑料黑剑,一步一步走来,来到太昊面前。

  他收起了塑料黑剑,沉声道。

  “本来我想先占了你的投影,再封镇了黑铁之躯的权柄,但我改主意了,我可以先让你知道,我要做什么,让你感受一下,在你出现的那一刻,我感受到的绝望。”

  话音落下,秦阳张开嘴巴,第五颗金丹飞了出来。

  第五颗金丹,自动变形,化作了一个小本本的形状。

  上面慢慢的浮现出两个漆黑的大字。

  封神!

  “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权柄,永远都不可能出现在亡者之界。

  这是亡者之界第一条真理,除非亡者之界坍缩毁灭,否则,这条真理,便是谁都无法撼动的真理。

  而这颗金丹,是我以亡者之界的先天之物凝聚。

  我舍弃了法身,舍弃了成就道君之时的道果。

  我不去选择道。

  只是为了凝聚出这本书。

  名曰,封神。

  我要让你感受一次永远无法复原的痛。

  剥夺你身为神祇,最引以为傲的权柄。

  让你永远都不能再拿回去。

  让你知道,天帝,也不可能永远高高在上。”

  那不规则的黑铁表面,缓缓的凝聚出一张扭曲的人面,他终于知道感受到的威胁是什么了。

  真正的威胁。

  他挣扎着想要做什么,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了。

  秦阳呲牙一笑,继续补充了一句。

  “我付得起这种代价。

  另外,你以为我提前告诉你,是我飘了么?

  错了,我只是想让你感受一下绝望,感受一下即将到来的恐惧。

  而你的本尊,却只会感受到未知的恐惧。

  我,就是你的劫。”

  话音落下,秦阳手中的小本本,重重的拍向了这块浮现出扭曲人面的不规则黑铁。

  黑铁内有光晕在溢出,那是太昊投射而来的投影和意识,想要逃走了。

  秦阳说的没错。

  哪怕上古陨落,他也从未生出过的恐惧,出现了。

  他怕了,他不由自主的恐惧了。

  光晕自黑铁之上溢出,直冲向那扇巨门。

  然而,那巨门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扇白玉神门,无穷玄奥,化作了了迷宫,将巨门镇压在里面。

  那一缕流光冲入其中的时候,便迷失在秦阳自己都无法参透的无穷玄奥之中。

  下一刻。

  影帝、金猪、黑皮、大佬,凭空出现在巨门四方。

  影帝身后,无尽凶煞之气,化作一团如同山岳一般巨大,看不出四肢和五官的肉山虚影。

  金猪呲牙嘶吼一声,凶煞之气蒸腾而起,在它身后凝聚出一头通体漆黑,形如野猪的巨兽虚影。

  黑皮形如野兽,四肢垂落,悬立空中,他双目冒着绿光,暴虐的凶煞之气,在他身后化作一张血盆巨口。

  而大佬全身炸着毛,体内蒸腾而起的凶威,在其身后,化作一头狰狞的插翅巨虎。

  四方凶煞之气,镇压而下,如同普天之下的恶意,都在此刻汇聚而来,化作一方天然大阵,将太昊的投影和意识,死死的镇压在那里。

  而另一边,秦阳的小本本,不断膨胀,自行翻开一页,将那一团黑铁吞噬了进去。

  小本本飞回,那一页上,多了一幅画。

  一颗黑色的圆球。

  上书,黑铁之躯,下书,不朽不灭。

  秦阳再次拿出之前镇压在海眼的权杖,随手丢进小本本里。

  下一页上,自动浮现出了一个权杖的图像。

  上书,辉耀,下书,朝阳。

  秦阳合上小本本,小本本化作第五颗金丹,重新落回到道基之中,与道基融为一体。

  到此为止,黑铁之躯和辉耀所代表的权柄,被彻底剥夺。

  从此之后,太昊再也不可能分封这两位的大神官了。

  秦阳伸手拿出塑料黑剑,遥指着太昊的投影和那一缕意识。

  嬴帝一剑、斩冬之法、魔剑……

  在秦阳的心中闪过。

  海眼里的力量开始沸腾,极尽所有的爆发。

  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到剑中,塑料黑剑表面流淌的神光,越来越强。

  当神光汇聚到极致的时候,所有的光辉在瞬间收敛,塑料黑剑上再无半点光辉浮现。

  但这是将所有力量都凝聚到极致的表现。

  秦阳双手握剑,如同搬动了巨山,一剑斩出。

  “大荒,不需要神祇,也不欢迎神祇。”

  黑暗自秦阳的剑尖无声无息的扩散开来。

  所过之处,声音消失了,光芒消失了,灵力波动消失了,神韵也消失了……

  一切都仿若被斩灭,所有存在的痕迹,都被抹杀的一干二净。

  黑暗侵蚀过巨门的光辉,一点一点的逼近太昊所化的那一缕光。

  他退无可退,逃无可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暗无声无息的覆盖过来。

  他慢慢的消失在黑暗里,最后化作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阳,仿若这样就能将秦阳记在心里。

  可惜,他不可能知道了。

  他这一缕意识,也回不去了。

  他的本尊,只会感觉到,这一缕意识永远的湮灭了,只会感觉到,辉耀和黑铁之躯,永远的消失了。

  他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能对他造成真正致命的威胁。

  只有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惧。

  只有未知,才是最大的折磨。

  黑暗斩过,太昊的光辉,消散了。

  巨门上散发出的光辉,也被湮灭掉。

  巨门也无声无息崩碎,消散,仿若从来没有出现过。

  天际变得清澈透明。

  天空之上,刚才仿若消失的太阳,也重新洒下了光芒。

  秦阳昂起头,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洒落在身上,淡淡的暖意,流转全身,他恍若一个孩子,咧着嘴,开心的笑了起来。

  “终于,回来了啊。”

  这才是晒太阳的感觉。

  眼见尘埃落定,张正义哭着喊着冲了过来,一把将秦阳抱住。

  “秦师兄啊,你可担心死我……呃……”

  秦阳看了看自己的手,这真不怪自己,肉身刚合一,还没稳固呢,肉身有自己的想法。

  他干笑一声,随手将张正义被拧断的脑袋重新接回去,一边嘀嘀咕咕。

  “张师弟,你也是的,这么多年了,都没点长进,到现在还没道君,太废了。

  我不在,你就懈怠了是吧,蒙师叔不舍得,我可舍得,回头看我怎么好好操练你……”

  将张正义丢在一旁,秦阳面色一肃,揖手在身前,环顾一周,躬身长拜。

  “秦有德何德何能,能让诸位冒死前来助拳。

  万千感谢的话,也无法表达我的感激了。

  说什么日后,刀山火海,那也是虚的。

  秦有德只能铭记于心。”

  秦阳再次躬身一礼。

  “拜谢诸位。”

  就在这种劫后余生的感动,还没升起的时候,不等众人说什么,秦阳咧嘴一笑,抖了抖塑料黑剑。

  “来来来,诸位,来完成收尾吧,我得把你们这点记忆斩了,省的下次面对神祇,我的底牌都被人知道了,阴不到他们了,不是白瞎我付出这么大代价么,血亏。”

  嫁衣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你都死了一次,怎么还是这么不着调。”

  ps:本来这点随随便便能写个两万字吧,想了想算了,一波翻盘打完最适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