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章 结果不会改变
作者:楠楠李      更新:2020-04-15 22:10      字数:10648
  第1897章 结果不会改变

  姬凤眠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确是楚博扬,再次将手机贴到耳边:“是,你是谁?”

  “您好,我是爵士酒吧的服务生,手机的主人在这里喝醉了,您能不能方便过来接他一下……”

  姬凤眠眉梢微微动了动,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没打算起身,“为什么是我?他手机上的联系人应该不止我一个,你让被人去接他。”

  “咦?”对面的服务生疑惑了一声,“难道您不是他的女朋友吗?”

  姬凤眠顿了一下,之后捏了捏眉心,深吸了一口气,“……行吧,我知道了!”

  说完挂断电话,神情不耐地站起身。

  她就说,顶着这女朋友的头衔是真的烦。

  去酒吧?

  还把自己灌醉?

  呵。

  真有出息。

  天气有些转凉,姬凤眠随意找了一件简单宽松的衣服套在身上,外面罩了一个风衣,将自己裹得还算是严实之后,拿着车钥匙便出了门。

  酒吧是夜晚的血液,喧嚣沸腾。

  姬凤眠只是打开酒吧的门,那种重金属的声音闷声穿过来,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在沉闷的鼓动着。

  她皱了皱眉,眸子里闪过显而易见的厌恶。

  在吧台看到楚博扬,他趴在那里,手里还握着水晶玻璃杯,紧闭着双眼,眉心紧蹙,英俊的脸上带着些许醉酒后的红。

  酒吧里温度不低,楚博扬黑西裤白衬衫,身形高大,体态板正修长,哪怕醉酒趴在那里,都不见几丝狼狈。

  走近了,才又发现他衬衫扣子已经解开两颗,酒吧内的灯光跳跃在他那片露出来的肌肤上,明明一张禁欲的脸,禁欲的装扮,此刻却像是一个流连花丛,沾了一身胭脂香粉的风流样子,俊雅中更多的是风流纨绔不正经。

  这个时候的男人,一举一动都能把女人迷得七荤八素,甚至散发着一种一撩就得逞的气息。

  姬凤眠不知道在她赶来之前,到底有多少女人过来跟她搭讪。

  反正她站在他旁边冷冷看着他这几分钟里,已经有两个漂亮的女人吃了瘪离开了。

  冷笑一声,她该夸赞他定力挺好么?

  受不了这里的嘈杂和乌烟瘴气,姬凤眠走上前,抬手推了他一把。

  “喝够了吗?”

  旁边的酒保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身灰色风衣,没有化妆,那张脸却格外精致明艳。

  不知为何他脑海里就突然想起“姬凤眠”三个字。

  这个名字和面前这个女人,很搭调。

  而从始至终被搭讪了十几次都没有任何反应的男人,此刻也终于是有了动作。

  他撑起身子,眯着的眼睛盯着女人看了两秒,扯了扯唇,手渐渐抚上姬凤眠的脸颊。

  姬凤眠蹙了蹙眉,将头偏向了一边,“干什么?”

  楚博扬的手落在她的肩膀上,喃喃声语,“阿眠……”

  姬凤眠的眸子猝不及防颤了颤。

  谁让他擅自给她起名字这样叫她的?

  抬手将他的手拍到一边,她声音冷淡,“走不走?”

  楚博扬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走。”

  一旁的酒保在旁边惊得下巴有些松动。

  万万想不到,那个冷漠的跟什么似的男人,这个时候居然乖的像是个害怕被随时丢弃的孩子一样。

  姬凤眠扫了一眼周围,脸上厌恶的表情是真的不加掩饰。

  “我不喜欢这里,你快点!”

  她说着,双手揣在兜里转身就走,竟是连扶都打算扶楚博扬一下。

  酒保一阵无语。

  转眼就看到那俊朗的男人身形不稳的连忙从高脚椅上站了起来。

  还是险些跌倒,扶了吧台一把,才站住身体。

  酒保再抬眼看向已经走出十步开外的女人,神色控制不住地诡异。

  这……也的确算是过来接人的吧。

  “阿眠……”

  楚博扬唤着姬凤眠,语气凄凄。

  姬凤眠脚下的步子不由慢了几分,楚博扬踉跄着快走了几步,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他高大的身形,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罩在了怀里。

  他身上的酒味还有长期泡在酒吧中熏染上的味道让她的心头当即腾起一股怒火。

  “楚博扬!”

  “阿眠,我头晕……”

  姬凤眠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生生压下去。

  “有助理,有季情,却偏偏要把我招过来!免费劳动力是不是用着很爽?”

  将他甩进车里。

  “我上辈子是杀了你全家,还是刨了你们的祖坟,这辈子让你有机会这么折腾我。”

  用力关上车门,姬凤眠绷着脸上了车。

  三年的时间,楚博扬也算是对她毫无保留,从小超脱常人的读书量不是白看的。

  她能开图书馆,盘下一家服装加工厂,就不能对楚博扬手下有一家公司还打算在两年后上市这件事情感到惊讶。

  别人大学毕业要为了工作焦头烂额,他却要为了公司上市忙碌。

  别人要为了生计努力生活,他如今却是房子车子事业都有了。

  要么说棍棒底下出孝子,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这家伙,总有本事让自己居人之上。

  市区最好的地段,他去年刚刚购置的房子。

  两套,一大一小。

  大的他自己的名字。

  小的在另一栋楼,署的是季情的名字。

  这么多年,他事事都要考虑一份季情,对于她来说,早就见怪不怪。

  好像自从他们大学重新见面,季情和楚博扬在她的眼里,早就成了连体人。

  所以太多的事情,她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到了现在甚至觉得理所应当,有时候看到什么东西,她都会下意识地弄两份,一份是楚博扬,一份是季情。

  也许是真的觉得十岁之前的那几年都是小孩子心性,现在同样还是他们三个人,心思稍微不同,相处的也都算是融洽。

  到了楚博扬的公寓门口,识别的是她的指纹。

  进去她就直接把他扔在了沙发上。

  房子面积不小,设计简奢,处处都有现在化高级科技设计。

  想想她九年前就从过孤儿院搬出来,这么多年还是九年前的温馨淳朴的小窝,姬凤眠撇撇嘴,心里有那么一点儿不平衡。

  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自己手里留了一杯,一边喝着,一边捅了沙发上的男人两下,没什么反应,耐着心思坐在茶几上。

  喝完水,才又推他,“赶紧把水喝了,然后去洗澡,睡觉!”

  楚博扬翻了一个身,漆黑黑的眸子安静又深邃。

  身上的已经早就没了形,乱七八糟却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痞里痞气的。

  然而楚博扬盯着她看了半天,又仰靠在了沙发上,“头晕。”

  姬凤眠看着他因为这个动作而就领口扯的更大之后的场景,伸手扣了扣眉心。

  她出门之前就不该看那部偶像剧,搞得现在看着楚博扬都开始想入非非了。

  为了防止自己再被这男人色--诱,她索性站起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走之前,看了一下茶几上的水杯,抬脚在他的膝盖上踢了一下,“赶紧把水喝了,滚去洗澡睡觉!我走了!”

  楚博扬闭合的眸子似乎是动了动。

  “听到没有?!”

  她又补了一脚,结果楚博扬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腕。

  姬凤眠没料到他会突然动作,单只脚站立不稳,晃动了两下,然后腰上一紧,整个人就朝着沙发上倒了过去。

  这辈子除了十岁那年从山上摔下去的狼狈,估计也就属这次了。

  她跨坐在楚博扬的身上,因为这场小意外,脑袋有些七荤八素。

  定神,楚博扬那双黑漆漆的眸子又在盯着她,深邃地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她动了动想要站起身,结果却发现腰身被他扣的很紧。

  “阿眠……”

  他突然开口,深邃的眸子,加上他低沉暗哑的嗓音,姬凤眠头皮突然有些发麻。

  最主要的还是她身下明显感觉到的异变。

  她面上当即就凛了一层寒霜,“楚博扬,你放开我。”

  楚博扬自然不肯,恍若未闻一般,视线肆意在姬凤眠那张干净明艳的脸上打量。

  姬凤眠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大对劲,跟这么一个酒鬼待在一起,潜伏危险指数太高。

  双手用力摁下他的肩膀,几乎用尽了力气要摆脱他,结果却直接被男人翻身压住。

  一番天旋地转。

  姬凤眠心跳漏了一拍,她撑着楚博扬的肩膀,眯着眼睛冷光盯着他。

  “楚博扬,你没醉是不是?”

  “我该醉还是不该醉呢?阿眠……”

  他渐渐靠近她,坚挺的鼻间蹭着她的鼻间,眸子里的深情看的姬凤眠心脏干脆没了节奏。

  “阿眠……不生气好不好?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你爱我吧,阿眠……你爱我好不好?”

  姬凤眠一愣。

  看着面前面带痛色的男人,脑海里都是他的话。

  爱?

  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带着明显的寒意。

  声音冷的像是裹着冰。

  “你在胡说什么?”

  楚博扬伸手将她额头的发丝抚到后面,盯着她精致的五官,满眼贪婪。

  “我们在一起……”

  “楚博扬!”姬凤眠突然冷声喝道,“……你疯了吧?”

  楚博扬伸手将姬凤眠撑在他肩膀上的手拿下来,倏然压在了她的头顶。

  “……嗯,你说的对,我的确疯了。可是,我们没有道理不可能在一起不是吗?”

  姬凤眠脑子里一片混乱,想要挣扎,然而压在头顶的手却使不出多少力气。

  楚博扬的唇压下来,直到感受到湿濡的触感闯进她的领地,她的脑袋瞬间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炸开一般,震荡地找不到任何神经附着点。

  可怜她这辈子还没经历过什么情情爱爱,最造次也不过是三年前在食堂跟楚博扬接吻,也仅仅止步于唇瓣相贴。

  这会儿突然感受到相濡以沫,她实在不知该做什么样的反应也才是最正确的。

  “阿眠……阿眠……”

  她的一时愣怔,让楚博扬得空唤她,声音温柔的挑动着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

  觊觎了姬凤眠那么多年,今天终于将她锁在怀里,凭着酒精当幌子如此亲密碰触他,楚博扬的心都是颤动的。

  他处处带着小心翼翼,长年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抹迫不及待得到她的念头,在这个时候蠢蠢欲动,呼之欲出。

  带着温潮的吻滑过唇角,在她滑润的下颌辗转,沿着脖颈一路绵延到她的锁骨处。

  这种亲昵气氛下的触感,让整副身体都变得格外敏感。

  姬凤眠无法抵抗那种酥麻的感觉,它们根本不受控制,楚博扬的碰触就像磁石,而她的身体里似乎有密密麻麻数不尽的细密铁砂,全部涌出皮肤表面。

  这种失控的感觉她并不喜欢,她没有掌控的权利,而且一切都要随着对方的节奏和目的地走,这种依附感真的不讨喜。

  “楚博扬……”

  神智稍稍回笼,她的第一个反应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进门之后,就将风衣解开,以至于方便了这个醉酒的疯男人占尽了她的便宜。

  宽松的家居服下,男人的手已然得逞作乱。

  她忍着那只手碰触到肌肤带起的磁铁反应,手肘找到支撑点撑起身子,声音带着颤。

  “楚博扬,你给我清醒一点,知不知道你再继续下去的后果是什么?!”

  楚博扬顿住,眸子里明晃晃又沉甸甸的慾望。

  他的大掌抚着她的脖颈,另一只手将她撑起的手肘放下,轻轻将她重新放平到沙发上,抵着她的额头,低声呵出的气息带着浓浓的酒味。

  “如果我现在放开你,后果会不一样吗?”

  姬凤眠眉心皱了皱,楚博扬扯出一个淡淡的苦笑来,“不会的。这种话你也别说出来骗我,你自己都不相信……”

  “楚博扬……”姬凤眠头皮不仅发麻,还渗出一层寒气。

  “别再说话了阿眠,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听你说话,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你此刻想说的……就让我爱你不好吗?我不可能让别人来爱你,你不能属于他们知道吗……”

  姬凤眠再次愣住。

  别人爱她?

  谁会爱她?

  她以后要属于谁?

  她未来的男人是谁?

  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跟其他男人发生现在这种亲昵甚至更亲密的事情?

  她眉心锁的更紧,一股前所未有的厌恶从心底冒出来。

  而楚博扬这个时候却像是在试探她一般,俯身压了过来。

  气息交错,姬凤眠眸子动了动。

  那种厌恶,似乎在楚博扬身上,并不怎么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