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章.寒冬女王.怪物
作者:背后有神助C      更新:2020-09-02 00:00      字数:14140
  3天前

  2076年7月1日,凌晨3点整

  “这里有一条小路,缪克斯,带一些人过去守着,肯定会有成果的。”

  “什么意思?”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窗户外面的微光能够稍微看得清楚一些,黑暗中有着暗红色的东西,在地板上爬行着,发出阵阵窸窣声来。

  “用你的脑袋好好想想,水厂那边的家伙们能支撑多久?”

  缪克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眼前的库里斯现如今已经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他的脑袋两侧都有大量的隆起的包块,整颗脑袋看起来极度的不正常,黑色的液体时不时会从鼻孔里眼睛里,耳朵里溢出,仿佛在经历着某种蜕变。

  缪克斯很清楚,最直接的感觉便是库里斯现在看起来有些骇人,感觉上也不同,缪克斯在面对库里斯的时候总会有一股想要跪拜的臣服感,这是身体里寄生着的神根告诉库里斯的。

  缪克斯不知道库里斯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这样的力量简直就是与日俱增,每隔一天看到库里斯,缪克斯就感觉到他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只不过今天出了一点点小插曲,有传染病在镇子里蔓延,被那些外来者带入,现在染病者已经被放到了礼堂旁边的谷仓里,没有药物的现在,一旦生病便意味着死亡,这是每个人的共识,而在他们死亡前,缪克斯打算直接把他们变成食物。

  只需要待会让人过去收拾就可以了,缪克斯看着一张地图,库里斯指着南面过去的地方。

  “水厂里的那些家伙们对于我们是威胁,迟早是要清除掉的,他们控制着最重要的水源,而且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断掉我们的水源的,而那边肯定会出现设备不足的情况,而有着内燃反应液的发动机,是非常好的器材,而那些东西现在公路上数不胜数。”

  “你的意思是堵死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吗?”

  库里斯阴险的笑着点点头。

  “你的眼睛和脑袋是摆设吗?”

  库里斯嘀咕了一句,缪克斯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还存活着吗?已经适应了神的力量者?”

  库里斯点头说道。

  “这种未知的寄生物体,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植入身体里后,身体会发生排异反应,这个阶段通常都会被寄生物体杀死,但有少部分人能够和寄生物体共存,进而获得寄生物体的增强获得力量,而第二阶段便是能够使用超越常人的力量,代价便是身体的能量会被急剧的消耗,而这种物体很怕光,但只要一直不适用力量,让这种物体能够和身体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便不会有任何问题。”

  缪克斯吩咐潜伏在那些人中的一些适应者的确是这种状况,但不像库里斯说的这么轻松,能够和神根达到平衡,自己都是好不容易才能够用意志力压制住了这种力量,达到了平衡,进而能够使用这份力量,现在吞噬掉一些木质的东西也能够让身体获得能量供给。

  “这个第二阶段,能够所有人的意识,视野,听觉甚至是思维连接起来,这就好像某种特定的电波一般,目前我还在测试,只不过意志力强的人,有绝对的控制权,非常不可思议的力量不是吗?你的感觉范围,应该只有10公里左右,所以你自然不知道水厂里已经有几个我安插进入,一直没有使用过力量的眼线了。”

  缪克斯震惊的看着库里斯。

  “而接下去的第三阶段,恐怕只有万中无一者才能够达到,我甚至能够帮助他们遏制住体内的寄生物体,你没发现这几天适应者越来越多了吗?”

  缪克斯惊出了一身冷汗,此时库里斯走到了缪克斯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疑惑请搞清楚主仆的关系。”

  一瞬间,库里斯身体内大量的黑红色触须延伸了出来,在攻击库里斯的瞬间,这些触须一点点的缩回到了缪克斯的身体里,随后他一点点的跪俯在了地上,库里斯呵呵的笑了起来。

  “好了,快点去处理那些尸体好了,我还要继续研究。”

  缪克斯离开了库里斯的房间,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虽然可以随便的控制住其他人,但对库里斯没有一丁点的办法,而现如今库里斯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让缪克斯感觉到了异常的不安和恐惧。

  缪克斯看着安静的礼堂,里面安安静静的,看起来已经差不多了,随后缪克斯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虽然他想要打开门,但想了想还是作罢了,缪克斯静静的靠在谷仓的大门口的地方,静静的寻思着,需要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够解决库里斯。

  现如今库里斯的存在对于缪克斯来说已经是极大地威胁了。

  一股股味道隔着谷仓的门都能闻见,缪克斯笑了起来,看起来那些被传染的人,应该会比较残忍的对待那些外来者们。

  “你究竟是谁?”

  菲利斯静静的凝望着自己胸口处,凸显出来的一块晶莹透亮的蓝色物质,就好像晶石一般,看着眼前一具具镇民们的尸体,菲利斯此时内心里是极度的难受的,他果然把病毒带了进来,而且还让他们感染上了病毒。

  在他们被集中带到谷仓里的一瞬间,这些染病者便叫嚷着都是他们的错,菲利斯什么也无法说,之后他们做出来的事让菲利斯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当醒过来的时候,只有身后哭泣着的苏西,和其他的几个女人,以及几个孩子,菲利斯才意识到这是自己干的。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这趟地狱之旅中,几次险象环生,菲利斯一丁点都不记得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自己就是活下来了。

  身体已经感觉不到寒冷和饥饿了,甚至连感觉都已经失去了,菲利斯有些害怕,他吞咽了一口,从长长的袖子里伸出了自己的手来,已经变得和人手不同了,上面有一粒粒经营剔透的晶石附着在皮肤的表面,那些直接裂开的伤口,透着微微的淡蓝色光芒,伤口的边缘地方,已经变成了坚硬的晶石。

  众人没有离开,因为他们都知道,出去或许会感染更多的人,此时那些一路走过来的人都离菲利斯很远,只有苏西离得近一些,一路上菲利斯从未和任何人接触过,但这个病毒还是在昨晚进来别人拿食物给自己的时候无意间传播给了别人。

  还活着的8人已经商量好了,过几天他们进入谷仓只要看到他们没有症状应该就可以离开,而这些死掉的人,会因为病毒最后化为灰烬。

  已经可以看得到尸体上的明显变化了,菲利斯看得非常清楚,这是现如今菲利斯意识到的身体最为明显的变化,可以清楚的看得到那些躺在对面的尸体表面上皮肤的细微变化,病毒已经开始大肆的在身体里繁殖,菲利斯见过染上病毒的人,还未发病就死亡,病毒的繁殖速度会异常的迅速。

  菲利斯现在回想起过去的一些事,只剩下无奈和心酸的回忆,他之所以会去军方那边,其实并非单纯的为了物资,只是因为自己的朋友一家人,已经好多天没有领到食物了,他才会去应征前往海岸运送东西,军方当场就给了食物,菲利斯便把食物给了朋友一家人。

  “菲利斯!”

  黑暗中传来了一阵轻柔的声音,菲利斯看了过去,苏西凑近了一些,马上菲利斯就起身离开了苏西的身边。

  “你经常做这种事吗?”

  苏西问了一句,菲利斯看得到这个漂亮女孩脸上的笑容,他不知道苏西指得是什么。

  “没有任何犹豫就会帮别人。”

  菲利斯有些诧异,随后苦笑着说道。

  “或许吧,我很小的时候,奶奶经常会和我说,见到有困难的人就帮一帮,没坏处。”

  苏西笑了起来,这一路过来,菲利斯帮了他们很多很多,每一个人都得到了菲利斯的帮助,只不过最后大家却舍下了他,苏西在进入镇子后,也感觉到非常的不妥,她原本很想要去扶一把菲利斯,只不过菲利斯从认识到现在,都是拒绝别人接近的,现在苏西算是知道了一点点原因,菲利斯是湮灭病毒的携带着。

  “就好像下午那会,要是你没有帮我们的话,我们或许现在已经..........”

  苏西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只是觉得菲利斯很特别,别的人或许多少会夹带一点私心,但在菲利斯的身上却看不到任何的私心,他为人很热忱,别说在这样的末世中,甚至在过去的社会中,也找不出像菲利斯这样的人来。

  在苏西看来,这是身为人遗失掉的最美好的品格,苏西昨天也听说过镇子里发生的事,原本这里或许不会变的如此冰冷恐怖,但事实上很多人最初的决定让这里的一切变成了这副模样。

  镇子里究竟有什么样更大的争端苏西不太清楚,包括那些怪物的事,唯一知道的只有每个人都想要活下来,为了活下来,只能够对周遭的一切妥协。

  为了能够活下来,苏西也妥协过无数次,遭遇过无数次的地狱,但在遇到了菲利斯后,苏西感觉到越来越苦恼,因为在菲利斯的身上,看不到一点点的妥协。

  能够来到这里,也是菲利斯一直敦促大家行动,明明很多人都已经不想继续走下去了,等待着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现在大家都想活下来。

  嘎吱

  谷仓的门被打开了,此时一个个歪歪斜斜的人走了进来,他们看起来依然麻木,直接把里面的尸体抓了起来,用从身体里释放出来的黑红色触须,这一切让看到的人都感觉到惧意,菲利斯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总有一种感觉,要干掉这些东西。

  “竟然没有死吗?”

  一个略显阴沉的笑声传来,菲利斯抬头看了过去,是那个控制着整个镇子名叫缪克斯的男人,菲利斯的身体变得有些火热了起来。

  很快尸体就被他们搬运了出去,缪克斯看了一眼还活着的人,微笑着走了过去。

  “我听说这种病毒,应该会很快夺走人的性命,但你们却走到了这里来,这其中应该有产生了抗体的携带者,究竟是谁,你们应该清楚吧?”

  “是我!”

  菲利斯主动站了起来,缪克斯笑了起来,随后一步步走了过去。

  “这可是大发现啊,好了其他人可以离开了,你留下。”

  菲利斯点点头,苏西有些担心的看着菲利斯,但最终在一些怪物们的带领下离开了,谷仓里只剩下了菲利斯一个人,缪克斯再度关闭了大门。

  菲利斯不打算离开这里,只要安静的待着就行,病毒一旦扩散出去的话,对于整个镇子来说是致命的,然而菲利斯现在在思考一个问题,那些怪物们接触了病毒却没有任何的问题。

  缪克斯回到了库里斯的住处,一进屋伴随着一阵窸窣声,库里斯便从地下室里上来了。

  “怎么样情况。”

  “看起来不会有问题,这个病毒对于我们来说不会有影响。”

  库里斯笑了起来。

  “已经知道了病毒携带者,格里那小子还是直接干掉算了,毕竟总是想方设法的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

  “没有这个必要。”

  库里斯说着转过身说道。

  “那家伙至少现在能够整合普通人,大家也听他的,这样可以省去我们的麻烦。”

  缪克斯不满的看着库里斯。

  “那病毒携带者要怎么办?”

  “先暂时观察好了,记得每天给他送食物和水,现如今这个世界太多未知的东西了,我们得一步步的去了解,特别是这种湮灭病毒。”

  随后缪克斯转身走了起来,此时库里斯说道。

  “记得我吩咐你的事,由你去负责那边那条路线的伏击,只要断掉他们获取机械设备的路,他们一定会撑不住的。”

  “知道了!”

  缪克斯不耐烦的回答了一句,随后他看了一眼远处亮着灯光的普通人住地,狞笑着走了过去。

  就算不弄死格里,也得给格里一点点教训才行,这是库里斯思考过很久的事,毕竟格里竟然拒绝了自己的提议。

  凌晨4点

  格里刚从田地里回到屋子里,丝丽已经睡下了,格里有些疲惫,每晚都需要去精心呵护那些种植下去不久的作物,这是他们唯一的食物来源。

  格里很想要去联络矿山那边,此时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格里打开了门,看到缪克斯就站在外面,他有些惧怕的问道。

  “那么晚了,有什么吩咐吗?”

  “跟我出来格里。”

  格里嗯了一声,一些没有睡下的人,在惊恐的看着被叫到了黑暗中的格里,不少人都有些担心。

  “听好了,格里,如果你还是不改变自己的想法,还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格里吞咽着,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条条黑红色的触须卷住,直接举到了空中。

  “听清楚了吗格里,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这些湮灭病毒的感染者,你是想要看看这种病毒对于我们有没有什么效果,对吧!”

  格里惊出了一身冷汗,他马上摇头,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这种事,但缠着格里身体的触须越来越紧了,格里几乎要窒息了,他感觉自己好像要被碾碎了一般,随后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好了,今天只是给你一点点小惩戒,没有下一次了。”

  看着离开的缪克斯,格里痛苦的蜷缩在地上,身上是一道道勒痕,他艰难的一点点起身,回到了灯光照射的农田边上后,不少人都聚集了过来。

  “你还是小心点吧格里,那些怪物们可是不好对付的,万一.........”

  格里忍痛笑着说道。

  “没事的,他们还暂时不会杀我的,因为他们还需要我。”

  格里心知肚明,他们还需要自己来管理这里的人,他们只需要发布对应的命令就行,需要自己去执行,这对于他们是最好的,只不过格里从未想过对那些怪物们屈服,他一定会找机会联络到矿山上的家伙们的。

  随后格里回到了屋子里睡下了,他冷冷的笑着,总会找到解决那些怪物们的方法的,这是格里认为的,那些怪物们不可能突然间出现,只要知道了原因,找到源头就可以解决他们。

  2076年7月4日

  早上11点,格里忙完了镇子里的一些事后,便来到了农场边,不少刚干完活的人刚好回来,格里打算去农田里看看情况,而就在格里刚打算去农田里的时候,便看到不少怪物们在公路上奔走着,一个男人被怪物们抓住了,格里刚看了过去就看到了一丝异样。

  “那不是这里的执政官雷德斯吗?”

  随后格里看到了缪克斯就站在镇子入口处,仿佛早已知道了一般,今天的天空有些阴沉,怪物们都出来活动了。

  格里带着几个人靠了过去,只不过刚刚走近一点,就被怪物们拦住了。

  “回去干活。”

  缪克斯吼了一句,随后看着被放下来的雷德斯。

  “这不是执政官阁下吗?怎么会一个人到这里来。”

  有些疲惫的雷德斯微笑着看着缪克斯。

  “没地方去了当然只能够回到这里来了。”

  雷德斯看了一眼农场里的人,看起来这里还是一样的,他们还是没有发怪物们怕光的弱点,而仔细想起来那天阳光明媚的时候,如果听从维尔拉的建议攻进来的话,或许会有所收获的,现在就不是这副局面了。

  “跟我来吧执政官,让我带你参观下现在我们的小镇。”

  雷德斯被怪物们带着走了起来,他知道缪克斯想要问什么。

  “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诉我,水厂里什么情况,从昨天开始我们这边的水源就开始出现问题了。”

  “以后都不会有水了。”

  雷德斯说了一句,但其他的一切他什么都不会说,他回到这里来,只是想要回归到自己的家里,就算死掉也无所谓了,现在他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你不说也无所谓,等我把你变成怪物的时候,我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雷德斯惊恐的看着缪克斯,开始挣扎了起来,但他却被力量巨大的怪物们压制着,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你们这些怪物!”

  雷德斯吼了一句,缪克斯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很快你就会变成我们的同类了。”

  雷德斯看着已经大变样的镇子,感觉到无比的心痛,这里曾经是他的家,现在雷德斯还能够想起来,在阳光明媚的天气里,他总是会到处的串门,帮镇子里的人解决一些问题,但现如今这一切已经不复存在了。

  一路走过来,雷德斯想过很多的问题,虽然他一开始有些憎恨维尔拉,但现在恨意已经没有了,自己确实做了不少的糊涂事,从过去到现在一直没有太大的改变,很快雷德斯就被带到了过去的执政所内,刚进去雷德斯就闻见了一股难闻的味道,他被人押解着朝着过去的会议大厅去了。

  刚进去的一瞬间,雷德斯就感觉到毛骨悚然,眼前是一大团黑红色的东西,看起来极为的可怖,缪克斯直接把雷德斯扔了进去,一瞬间一根根黑红色的触须便缠住了雷德斯,他惊恐的叫了起来。

  “好好感受下吧执政官阁下,这是神的力量,而如果你无法获得这个力量的话,你就会死亡。”

  “死的是你们。”

  在看到大量的黑红色类植物爬到自己身上的一霎那,雷德斯突然间怒吼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闪光弹来,直接扔了起来,缪克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你这个混蛋!”

  白亮的光芒在一瞬间便填满了屋子,只是顷刻间,大量的怪物便呜咽着,化作了灰尘,缪克斯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