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永不开花
作者:夕山白石      更新:2020-05-27 11:34      字数:12694
  像是涟漪,最终会在远方消散。

  空间的波动其实是在快要波及到老板与女仆小姐身边的时候,突然消退的。

  或许它只是刚好能达到这里,或许它是未能从这里延伸到更远……只是看起来,像是恰到好处般。

  当这股空间的波动最终消散了之后,管家先生才缓缓说道:“最初,也只是抱着好奇的想法来进行研究,但没想到得到的成果超出了预期。”

  这说明了一件事情,管家先生……拥有这具特异身躯的管家,他其实比古堡内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许多。

  比公孙二娘也要强大。

  “我不是为了给你们震摄。”【莱萨】此时凝视着面前这对男女,很是坦然地道:“事实上,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一种从未出现过的疼痛。这种感觉,就像是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在抗拒着什么一样……你们看,它其实已经在崩溃了。”

  【莱萨】此时举起了自己的手掌——就是出拳的那只手掌。

  手掌此时就像是变成了粒子的聚合物般,处于一众离散的状态……然而,伴随着【莱萨】的再次缓缓握紧拳头,这种崩溃的状态也开始修复……趋于稳定。

  “这种情况我的经历应该不多。”【莱萨】先生似在分析着什么般,“一般都只有我驱动这身体的力量达到一半以上的时候,它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完人】血肉所带来的力量过于的强大,炼金术根本无法完全驾驭这种霸道的力量。”

  也就是说,【莱萨】如果用身体全力战斗的话,不消片刻,他的身体就会直接崩溃……自爆。

  “但我刚才,连20%的力量也没用上。”管家先生打量着洛老板与女仆小姐,“这就让我不得不思考一些…一些可能会超出我认知的事情。”

  他未能从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的身上得到答案。

  管家先生忽然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他的眼中透露出一种疲倦,“后来,我将自己的意识分裂了一部分,打算占据这身体。但是这个过程并不怎么顺利,进入这身体之后,我的意识很快就被打散……就像是用磨盘将豆子研磨一样。它让我这部分的记忆便的十分的凌乱,我也就没有办法维持作为【瓦利】的主人格思想。”

  “莱萨,严格来说,是我用一些基础的认知以及观念临时缝合出来的,用来应付日常的行动……也就是你们一开始看到的【莱萨】管家的模样。当然,有些时候【我】还是能够短暂地恢复清醒,比如现在……在某些刺激的情况之下。”

  “一般能维持多久…清醒?”

  “并没有一个定量。”管家先生摇摇头道:“有时候可能短短的几秒,有些时候能有小半天,不定。我特别珍惜较长的清醒时间,这可以让我能够较为宽裕地去思考一些问题。”

  洛老板笑了笑道:“确是,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大概只能刚好掌握现状。”

  “我的故事差多就到这里了。”管家先生缓缓地吁了口气:“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瓦利先生,知道你?”洛老板忽然问道,“你和他…有些不同。”

  “瓦利需要以你们所认知的那个模样出现。”管家先生淡然道:“茨密希家的浪荡儿,一个玩物丧志,渐渐沦为蛀虫的家族继承人……这样可以让瓦利这个身份,从许多人的视线当中消失。”

  “以你的实力,应该不会害怕这些视线才对。”

  “但是麻烦。”管家先生摇了摇头:“是真的麻烦,瓦利是一个天生就有焦虑感的家伙,而且很重……这份焦虑感来自于母亲的过度控制。并且,这份焦虑感,我自己也有……所以,我只希望能够安静地在这个地方,将安静树彻底培育出来,不希望有人打扰我。”

  “为什么这样执着想要将安静树种出来。”

  管家先生缓缓地走入了黑泥当中,为种子一般的龚琳娜大小姐浇上了血色的液体——这显然是鲜血。

  “他们……”【莱萨】此时轻声道:“一直都想要将我从孤峰的古堡上带走,就连我的母亲也觉得我想要离开她的掌控……”

  浇水的动作停下。

  【莱萨】微微一笑。

  “但事实上并没有人问我是否真的愿意离开。”

  “我也希望,能够永远与我的母亲在一起。”

  “如果没有那个叫做艾瑞克斯的食梦貘大闹十三氏族的话,我或许还在孤峰的城堡之上。”

  “这外界发生的事情与我何干……我生来,就是为了她而活。”

  “瓦利死了或许更好。”

  “这样一来,我或许也就能更安静些……就让这里而一切,都埋葬了吧。”

  他的身体此时忽然间开始出现了分裂的状态,与此同时,从密室开始,整个城堡都已经开始震荡了起来。

  只见这位管家先生此时微微一笑道:“说起来,我也从来没有尝试过,以这身体超过一半的力量,对付谁。”

  从【莱萨】的身上,涌出了一股金光与血色交映的光之气流——纵然还是那木讷的模样,但显然这位管家先生此时是处于认真的状态。

  鼓动的气流,吹得女仆小姐的长发倒飞……见此,女仆小姐双手一合,拉开……一把黑炎所凝聚的十字剑,缓缓地拉出。

  洛老板没有动。

  【棋盘】世界活动得有些多了……揍人的事情,一般情况下还是女仆小姐的专属——大概,她也积攒了些许的不满了吧。

  黑炎的十字剑,完成了。

  ……

  ……

  寂静之中,盘坐着的公孙二娘猛然睁开了双眼——以她的功力,此时很容易就感觉到一股让人心惊的力量骤然爆发。

  来不及思考,客房的浴室当中,正浸泡在冷水之中的唐天麟此时突然传来了惨烈的叫声。

  公孙二娘一步跨出,第二部已经冲入了浴室当中。

  只见唐天麟此时整个人都已经从浴缸之中漂浮了起来……他的左手僵硬伸出,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似的,筋与肉都在疯狂抽动。

  公孙二娘有心将唐天麟按下,然而才刚一靠近,身体便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弹开。

  她撞破了浴室的墙壁……以她身体的强度,到也没有什么损伤。

  看着此时因为异变而正承受着可怕痛苦的唐天麟,公孙二娘却喃喃自语道:“如你就如此这般痛死过去,倒也省事……”

  轰隆隆——!

  不是这里……是来自外边,外边的古堡的深处,正有一场可怕的战斗上演着——公孙二娘此刻以自己的气机想要锁定这场战斗,却在一瞬间便遭到了反噬,直接一口心头血喷了出来。

  她满脸惊骇之色。

  从新归来现世,她此时竟有一种陌生之感。

  ……

  ……

  古堡的酒窖内,有一处用来调酒的工作台。

  格尔斯医生这时候正在调剂一款适合吸血鬼饮用的【血腥玛丽】。

  “你怎么一直盯着这个箱子。”格尔斯医生摇着瓶子,好奇地问了起来——他发现,南小楠已经盯着这个箱子很久了。

  这箱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也就多了几个钥匙孔,看起来有些怪异而已。

  “难道要一直盯着你看哦?”南小楠直接翻了翻白眼道:“你又不好看。”

  正在摇着雪克壶的格尔斯医生,差点儿将壶子失手甩了出去……他定了定神,状若从容地揭开了壶盖,倒出了里面调好了的吸血鬼版【血腥玛丽】。

  “知道吗,纳尔逊死掉了,而且相当的彻底。”格尔斯医生此时缓缓地转动着杯子,“也就是说,你已经无法通过纳尔逊变成吸血鬼。”

  南小楠下意识张了张口,有些诧异地看这这位格尔斯医生。

  却见格尔斯医生此时轻笑了一声,伸手出来,轻轻抬起了南小楠的下巴,“【棋盘】结束的时候应该发生了一些问题,我们都应该没有继承从者的能力。”

  它子世界的学院派淑女…魔女此时瞪大了眼睛——她,她这是被,被调戏了?

  “不用惊讶。”格尔斯医生像是牛郎似的露出了迷人而体贴的微笑,靠近着道:“我嗅到了你身上那股芳香无比的味道,很吸引我。你放心,我不是纳尔逊那种会做美食,却不会享受美食的家伙……我会很温柔的。”

  “你…你打算,咬我?”南小楠下意识道:“这个意思?”

  格尔斯医生轻笑道:“你既然是纳尔逊的帮工,甘心成为他的帮工,难道不就是为了这个?我说过了,我们已经回来了,这里已经不是【棋盘】的世界……或许你对于角色的转换还没有彻底适应过来。”

  “我……”

  “不需要担心。”格尔岁医生以手指抵住了南小楠的嘴唇,轻声道:“我很强大,远比作为从者的时候强大……每次进入【棋盘】,瓦利先生都会十分在意控制我们作为从者时候的提升,不让我们作为从者的实力超过本体的能力。但我确实很强大……并且还有给予你永生的能力——永生,这是我们吸血鬼的专利,同时也是哪位队长大人给不了你的东西……说到底,我们也只是在【棋盘】里面才临时缔结的合作关系,先在既然回来了,你还会觉得,以哪个姓洛的诡异,会真得将你这个纳尔逊厨房里面的帮工厨娘带在身边吗?”

  ——这样的啊……

  ——这家伙,原来一直认定自己是为了永生才甘愿成为纳尔逊厨师的帮工的啊……

  ——说起来,这似乎还是管家先生的那感人的记忆能力造的祸。

  “只有我,才能给与你永生。”格尔斯医生此时张开了獠牙,缓缓地朝南小楠的脖子靠近而去,“很快,你就会感受到哪种,人类所无法体会到的快乐……嗯,好香的味道,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后辈的……怎么了,激动了吗?永生的愿望就摆在了面前,身体已经忍不住兴奋了吧。”

  “你他/?妈的……”

  “嗯?”

  格尔斯医生霎时间如同走入了童话世界一样……那种缤纷多彩的,特别童真的童话故事。

  酒窖之中的杯子们此时纷纷睁开了它们的大眼睛,那些储存了多年的橡木桶更是一个个站了起来。

  圆滚滚的,特别的可爱。

  还有工作台,此时如同琴键般地跳动了起来……墙壁,地板砖,头顶上的吊灯,甚至还有他自己所身穿的衣服。

  也不知道倒地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回过身来的时候,格尔斯医生便发现自己整个儿倒扑在了地板之上,双脚朝天的模样。

  他的身上,全都是那些突然活过来的家具,器皿——更恶劣的还有他的衣服,此时竟然勒住了他的脖子。

  格尔斯医生不知道自己的衣服什么时候质量这样的好,自己竟然挣扎不开?

  “嘛的!亏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想要和我谈,多少能弄些情报,居然……让你调戏老娘,让你调戏老娘!”

  只见南小楠此时直接抬起腿来,二话不说就往格尔斯医生最自豪的脸踩去,“永生尼玛!老娘早就是了!”

  不应该这样的啊?

  不能啊?

  明明已经从那个危险的【棋盘】回来了……明明已经摆脱了那个弱鸡的从者身体了啊?

  瓦利先生死掉了,管家莱萨就是一个一天到晚都忘记这忘记那的煞笔,双胞胎女佣就是缺爱的工具人,很好控制。

  按道理说,一手好牌已经发到了自己的桌面上才是?

  不能啊……

  “别…最起码,别踩脸……”

  南小楠哪能停手啊?

  她踩着踩着,还有点儿小兴奋呢!

  但这时候整个古堡都突然间抖动了起来……南小楠一脚踩实在了眼冒金星的格尔斯医生的脸颊上,皱着眉头,只见酒窖的天花板上,一块巨石此时突然间坠落了下来。

  轰隆隆隆隆——!!!

  ……

  ……

  ……

  ……

  碰——!

  酒窖建造在古堡的地下,南小楠想要出来,确切第花费了一番功夫……她一头从泥土之中爬出,随后直接倒吸了口凉气。

  “这是……古堡?”

  眼前所见之一切,仿佛将南小楠瞬间拉回到了在【棋盘】世界王都之战的战场之上……整个古堡都已经破碎——不,整个古堡都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块破烂的土地。

  与此同时,另一道身影则是从不远处的泥土之中破土而出。

  那赫然是公孙二娘的身影……除此之外,南小楠还看见了公孙二娘此时竟然是抱着唐天麟冲出来的。

  公孙二娘此时并未去看南小楠,只是以惊骇之色,抬头看着天空……天空怎样了?

  应该是下着大雨的才对。

  南小楠记得,她被格尔斯医生邀请却喝酒的时候,窗外还下着即时天明也恐怕不会停下的暴雨。

  然而此时,夜空已经放晴……无比的晴朗。

  整个夜空都充斥着星光的光辉。

  在这繁星之下,只有一道有这金色长发的身影,缓缓地降落下来……就像是真正的神明似的。

  “这是…未来的老板…娘……”南小楠下意识地动了动嘴唇。

  远处。

  公孙二娘皱起了眉头。

  作为轩辕宫的武道强者……那种来自武人对于强大力量的敏锐触觉,此时让她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着。

  她下意识地抓住自己发抖的右臂,却发现左手竟也是哆嗦了起来。

  看着那如神明般降落的金发丽人……猛然间,金发丽人的目光似乎冷不丁转动了一下,隔着了漆黑的夜空与星光,直接落在了公孙二娘的身上。

  公孙二娘心头瞬间激烈地跳动了一下……一下子便瘫坐在了地上。

  ……

  ……

  女仆小姐快要落地的时候,洛老板微笑着伸出了手来。

  扶着她的手,缓缓地最终飘落了下来。

  像是从天国之中,拉下来了一个天使。

  她双脚才刚刚碰到了大地,身体便一下子站不稳似的,顺势倒入了洛老板的怀中,轻声道:“我今夜不喜欢下雨天,所以出手重了些,主人还喜欢今夜的星光吗。”

  洛老板微微一笑,目光旋即看向了前方。

  管家先生此时瘫躺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在聚散之间,似乎极不稳定……但却想尽办法似的想要趋于稳定——似乎稳定了些。

  但他显然没有气力站起身来。

  “我…输了啊……”

  “还有意识吗。”女仆小姐淡然道:“这身体倒也还算不错……毕竟也算是继承的【伪永恒不灭体】的一些特性了。”

  但【莱萨】先生好似是听不见这话。

  他伸手想要去抓住那些星光似的,喃喃自语道:“【非人领域】的孤峰上,没有这么多的星星。”

  突然,他用尽全力地反转了身体,一点点地往前爬去——他最终爬到了一片黑泥当中,爬到了那颗【种子】的身边,保住了这颗冒出泥土来的作为种子的龚琳娜小姐的脑袋。

  他的身体,同着这颗冒出来的种子,此时也一点点地沉入了黑色的泥土当中。

  突然之间,自【种子】之上,一下子长出了许多细密的根须。

  它们一点点地刺入了管家先生的身体当中。

  最终,这些根须将管家先生与【种子】彻底卷成了一个巨大的茧,最后埋入了黑泥当中,消失不见。

  ……

  “这是管家?”南小楠已经小跑到了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的身边,“他这是?”

  “有些人,有些感情……”

  洛老板此时缓缓道:“并不一定会开花。或许对于这些人和感情来说,永远都不被发现,永远地埋藏在无人所知的黑暗之中,能够获得这份安宁,就已经是奢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