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叫你一声老板娘,你敢回答吗?
作者:夕山白石      更新:2020-05-28 12:15      字数:10138
  格尔斯医生被随意地仍在了地上。

  看他此时身上的模样,似乎是曾经经历过了一些不怎么好的对待。

  南小楠直接兴冲冲地问道:“洛先生,这个家伙怎么处理?他骚扰我!”

  或许应该叫作恶人先告状吧……反正多少有些这样的味道。

  洛老板这会儿好奇问道:“南小姐,你以为怎样才算是合适。”

  “剥皮拆骨?”南小楠直接目光一亮:“油炸?或者往他的脑袋开个孔灌点辣椒水进去?不行,这样还是太便宜他的,依我看……还是将他的脸画花了,永久性治不好的那种?”

  前面的处理似乎没什么问题……最后画花脸这个做法听着好想有什么地方不对。

  “格尔斯先生是你抓住的,他冒犯的也是你。”洛老板摆了摆手道:“要怎么处置,南小姐你自己拿主意吧,我们不方便过问。”

  “我们…”南小楠此时不禁怔了怔。

  对了——她回到了现世,与洛先生之间,已经不再是的关系……她只有一把钥匙,一把还没有找到适合它开启的锁的钥匙。

  南小楠突然失去了所有对格尔斯医生剥皮拆骨的兴趣,索然无味道:“那就扔在这,让他自生自灭吧。”

  就在此时,远处有一道身影急速远行……赫然是公孙二娘。

  公孙二娘甚至一声招呼也没有打,直接就将昏迷不醒的唐天麟提着,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直接纵身跳下了这个古堡所在的山头。

  “她带走了老唐!”南小楠低呼了一声。

  洛老板却淡然道:“唐先生应该会逢凶化吉的,不用担心。”

  南小楠狐疑地盯着……落在公孙二娘的手上显然不是什么好事——那种不杀就得嫁的剧情怎么会落在老唐的身上?

  只不过,南小楠与唐天麟算起来其实也没有多少关系……这只不过是唐天麟认定了她还是从前那个一同研究的南师妹。

  ……甚至,还会因为唐天麟被公孙二娘抓走的关系,自己少了许多麻烦?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南小楠此时想了想道:“关于的事情。”

  洛老板看了眼地上吐着血沫的格尔斯医生,想了想道:“他告诉你了?”

  南小楠道:“这家伙嘴巴没有想象中的硬,什么事儿都说了。原来在我们开始游戏之前,他就已经将豪斯给做成花肥了,的身体收藏在什么地方也问了出来,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告诉瓦利,宴会就开始了……估计一开始,格尔斯也没想过,一直以来都轻松无比的游戏,会是这样的结局。”

  “,收藏在什么地方?”洛老板想了想道。

  南小楠眯起了眼睛,心想着多少应该凭借这个情况拿些好处之类,正向着应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冷不丁地憋见了洛老板身后女仆小姐的笑脸。

  这位它子世界的学院派魔女顿时打了个冷颤,喉咙咕咚了下,飞快地说道:“估计没有人想到豪斯将收藏在什么地方……他居然将的身体,藏在了这个世界里面!”

  “世界?”

  南小楠点头道:“正确来说,是藏在了一艘游轮当中。这位豪斯拥有许多的产业,这游轮就是他旗下公司的,主打的是环球旅游。所以说,这么些年里头,这具的身体,其实都是在满世界乱跑。”

  “他是为了躲避什么。”女仆小姐听完之后,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唐天麟和我说过,当年他们的研究室就被一股神秘人入侵,夺走了许多研究资料以及样本。”南小楠此时深有认同道:“以豪斯自身的能力,还有本就与瓦利有些勾结的关系,如果不是出手无策的话,他也一定早就复仇了,否则也不用躲到华国来。老板娘,我认同你的说法,我想豪斯确是是为了不让那股闯入研究所的神秘势力找到,所以才将放在了游轮上面。”

  “你…叫我什么?”女仆小姐此时眯起了眼道。

  “老板娘啊?难道不是?也就只有洛先生这样伟大的人,才能配得上像你这样美丽高贵的啊!”南小楠一怔,随后急忙忙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哎呀!你看我,一不小心就会得意忘形胡乱说话,不要见怪啊,我脑子有些时候会犯糊涂的。”

  “有些话,不要乱说。”女仆小姐淡然道:“我只是主人身边的女仆。”

  ——有事女仆干,没事干女仆嘛……懂的都懂。

  南小楠顿时讪讪一笑。

  “骑士机关的人,要来了。”洛老板此时却看相了远方,忽然说道。

  这里依然还是不列颠的地盘……瓦利虽然是被放逐离开的茨密希家族,但他继承人的身份却并没有被剥夺。

  像瓦利这种有这敏感身份的家伙,匿居在自己的国土当中,不列颠的骑士机关怎能够视而不见。

  一直都有骑士机关的专员驻守在附近,直属的还是负责这片总区域的十二骑士当中的一位……足以看见不列颠的骑士机关对于拥有敏感身份的瓦利的重视。

  “我们赶紧离开吧。”南小楠此时借机说道。

  洛老板点了点头道:“嗯……本想等到天亮的,看来也没有这个必要了——回去吧。”

  说着,洛老板最后看了眼管家先生最后下沉的地方……他沉吟了下,便挥了挥手有。

  四周的黑泥就像是流沙一样,开始不断地下沉——最后,黑色的已经尽数沉下,随后覆盖上了普通的泥土。

  时间似乎加速了般,这一片地方很快就长出了苔藓杂草,不一会就变得荒废了许多年的空地般。

  “谢谢招待。”

  洛老板就这样,离开了南小楠的视线。

  接近着,女仆小姐的身体也渐渐地淡化消失。

  南小楠张了张口——这种淡化并没有包括她啊!

  “等下,我……”

  只听见女仆小姐此时传来了声音,“我们或许还会在那艘游轮上碰见的……南小姐,再见了,很高兴认识你。”

  最终,女仆小姐也不见了。

  “游轮……提示吗?”南小楠怔了怔,冷风一吹,这位它子世界的学院派魔女猛就拍了下脑袋:“亏大了!早知道就多喊两句老板娘了……”

  溜了溜了——南小楠此时也感觉到似乎有谁再飞快靠近这座已经毁去了的古堡。

  天快亮的时候,南小楠已经寻路下了山……自己一个。

  “我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

  ……

  “这里…倒地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小队骑士机关的精英骑士,在天亮之前,已经驱车来到了这小镇古堡的门前,然而看见的却是已经被夷为平地的恐怖古堡。

  骑士小队的人连忙深入这城堡废墟之中。

  他们很容易就在瓦砾当中挖出来了昏迷不醒的格尔斯医生。

  此时的格尔斯医生身上还挂着了一个牌子。

  牌子上用歪歪斜斜的洋文写道:

  一种骑士机关的精英骑士们,诧异地看着胸前挂着牌子的格尔斯医生——他们的自然认出了格尔斯医生的身份,骑士机关的官方记录上就有关于格尔斯的记载。

  吸血鬼,主职业是医生,同时还有的高级秘药师的资格认证,在的圈子当中不是十分的有名,但综合能力相当的不俗,是那种能够受到大势力关注的有能者。

  “这明显是被陷害的吧……队长?”

  “管它呢。”队长想了想道:“出了这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这家伙既然生还,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先带回去再说吧。”

  “队长,我们在这边还挖出了两个女的……应该是纪录里面提到的瓦利·茨密希身边的两个女佣!”

  “一并带走!”

  骑士小队接着在古堡的废墟之中搜索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情报,便将寻到的格尔斯医生以及另外两名古堡的女佣,直接搬上了车,一路长驱,直接去见本区域驻守的十二骑士大人去了。

  “神州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骑士小队的队长不禁忧心忡忡道:“可国内却接二连三地发生超自然事件,这次甚至还死了一个十三氏族的继承人,难道真的是超凡乱世要开始了吗……”

  ……

  骑士们的轿车飞快地驱使下了山……车灯还在山路上移动着,古堡已经陷入了死静之中。

  它将会以一无所有的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天的阳光……似乎并不那样的完美。

  可就在此时,在古堡的废墟伸出,忽然冒出了一个小小的土包,似有什么东西,即将要从泥土之中爬出来。

  慢慢的,一个小小的脑袋,最终破土而出。

  一旦破土而出,它便一下子跳了出来,随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它那带着一丝血色的眼睛,此时正疑惑地打量着四周,锋利的牙齿上沾满了唾液。

  “汪——!!”

  黑犬……黑龙。

  “汪汪——!!”

  它似在寻找着什么——很快,黑犬黑龙便跑到了一个倒下的柱子旁边,随后抬起了腿来。

  “兄弟!!哥们!!尿下留情!我是一把莫得感情的菜刀,你不能这样羞辱我!!”

  “汪——!!”

  “汪……汪?”

  “我真的是一把莫得感情的菜刀!”

  黑犬黑龙旋即开始刨地,刨着刨着便从泥土当中挖出来了一柄亮晶晶的菜刀……一口叼了起来。

  “多谢你了,狗兄,现在舒服多了……今日之恩,我一定会报……咦,你打算做什么?狗兄!三思——!!!”

  只见黑犬黑龙此时重新找了个地方,继续刨地,接着将菜刀直接扔到了坑里,随后推平了泥土。

  腿一抬,一道金黄色的液体划出了完美的抛物线弧度,落在了地上。

  ……

  ……

  ……

  ……

  嘀嘀嘀,嘀嘀嘀。

  闹钟的声音持续地响着,同时还有网络新闻播放的声音——这是一档关于这段时间以来,各地都发生的奇异事情讨论的节目。

  不过这个临时打造的节目,估计很快就会被下架。

  因为每日都会有类似的节目与报道的出现,然后很快就会被删除得一干二净——尽管如此,对于世界上陆续爆发的灵异事件,人们的认知也越发的丰富了起来。

  “……这里有一份观众提供,据说是相关部门流出的绝密文件。”

  “大家看看,这份文件还没有拆封的,我应该是第一个拆封的人。”

  “我想等会就会有人来敲门的了……老铁,我这是在用生命在揭露事实的真相,请点击关注三连,谢谢大家!好,我马上准备拆封……谢谢这位兄弟的火箭,谢谢,谢谢。”

  嘀嘀嘀……嘀嘀嘀……

  一根从被子处伸出来的手臂,此时直接拍在了闹钟的脑袋上,随后瞬时一带,拍到了床底下。

  任紫玲般睁开眼睛,眼皮沉得有些厉害……她打了个哈欠,挠着鸡窝似的头发爬了起来——找内衣。

  其实过了年后,她就已经埋入女人的三十岁了。

  爬起床后,任紫玲将床头柜放着的笔记本电脑随手一关,便只是穿着一件女式的白衬衣出了房间的门。

  随意一些也没有所谓……反正只有梨子和她一起住着。

  只是看着堆在了房间门外的几袋子垃圾,任紫玲不禁陷入了沉思当中——怎么自己将自己的家住成了像是外边的单身公寓似的?

  “还好那小子不在,不然的话估计……”

  任嬷嬷娴熟的脑内小剧场当中,自己已经被儿砸骂的抬不起头,缩在了墙角处,瑟瑟发抖。

  “嗯……什么味道?”

  任紫玲此时动了动鼻子,隐约地在一屋子的酸臭味之中,嗅到了一股事物的味道——还有厨房此时也传来了动静。

  任紫玲摇了摇头,看了眼梨子房间的们——门口下面还放着昨晚夜宵吃过的皮皮虾。

  这家伙一个人就吃了二十斤你敢信?

  而且还是自己躲在房间里面一边看电视剧一边吃完的——居然连一根黄瓜条都没有留给她这就过分了啊?

  “这么早就爬起来找吃的,也不怕撑死哦……”任紫玲想起了那躺在地上的二十斤皮皮虾的尸体,就有种怒火中烧的感觉。

  她啪一声地推开了厨房的们,怒道:“我摊牌了,梨子!我不要和你……你……你你!!”

  “早上好。”

  回头神来的时候,洛老板已经端着一窝刚刚煮好的白粥,来到了任紫玲的面前。

  “我…我一定还在做梦……”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