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家都挺好的
作者:夕山白石      更新:2020-05-30 12:15      字数:11584
  水中,正有一小东西正在静悄悄地靠近着小蝶妖那双正在摆动的双腿。

  在快要靠近的时候,小东西却突然被插入水中的一只手给提了起来。

  “不许淘气。”黑水小姐说着,便将手提着的小东西给从新放回到了泳池当中……这是一只背上长着一个小小乌龟壳的妖族幼崽。

  洛翩跹这才发现这些,眨了眨眼睛。

  “这孩子不怕生,喜欢的才会靠近,你不要介意。”黑水小姐此时微微一笑道。

  “怎会!”洛翩跹摇摇头。

  她游回到了池边,好奇道:“黑水小姐,你不下来玩吗?这里好凉快啊!”

  黑水小姐轻声道:“不了,我要在这里看着这些孩子,如果顾着自己玩耍,让它们出了意外的话就难办了……你也知道,这个城市我们用不了力量。”

  纵然已经成年的妖族还保存一部分的身体能力,然而妖族的幼崽却十分的孱弱……孱弱到了一个普通人只要手上稍微拿着一些带有攻击性的武器,也能够伤害到它们。

  “既然这么危险……黑水小姐,你为什么要带着它们进来?”洛翩跹不解地问道。

  黑水想了想道:“我之前也住在这个城市,后来这里隔绝了一切力量之外,我就带着这些孩子到郊区去了。这次如果不是为了来找龙大人的话,我也不会出此下策,最紧城外来了许多的家伙,我如果将这些孩子留在外边的话,只怕会出什么意外。只可惜……”

  洛翩跹想了想道:“医院外边堵着的那些妖族,好像和黑水小姐的打算一样。”

  黑水苦笑道:“没什么效果吧……毕竟是龙大人决定的事情,恐怕很难能够打动她。”

  她想起了龙姐姐在悄悄做的那份报告,便有种想要安慰这位带着一群孩子,如同大家长似乎的黑水小姐,但想想却还是按耐住了这股冲动。

  龙姐姐也没说一定能够办成的事情,她怎能就拿来当做是希望送出。

  “其实,黑水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带着这些孩子,去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小蝶妖此时想了想道:“还是会有的吧,神州这么大,一定还有许多没有人烟,可以让你们安静生活下去的地方。”

  “我不否认有这种地方。”黑水小姐却摇了摇头道:“我也想过……只是,你看着的只是我带着的这十来个的孩子。然而,在神州的大地上,又有多少妖族的孩子流落在外。你看,现在的这些孩子正在这里享受着快乐,可同一时间,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又有多少的孩子正在遭受着你我所想象不到的痛苦?它们的家园可以正在被人类开发,它们或许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亲人。”

  洛翩跹想起了自己曾经居住过的那个大山,还有她被猎杀的母亲……养育她长大,最后被人类砍掉的树妖爷爷。

  如果有一个黑水小姐理想之中的环境,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话,或许就会少了许多这种她已经经历过的悲痛。

  只是龙姐姐是神州的真龙,并非妖族的真龙……她守护的是神州一切的生灵,需要被神州大地所有龙脉,灵脉的意志所左右。

  一旦她违背了这些意志的话,大概也会很麻烦吧。

  如今是人族当兴……龙姐姐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

  她知道龙姐姐在说这些的时候,自己也是不好受,总会闷闷不乐……总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一直沉迷游戏,似不愿意理会外界的一切。

  这何尝不是一种逃避。

  即时是神州真龙,拥有当世无敌的实力,却依然有着不得不逃避的事情。

  “或许只有老板才能……”洛翩跹想着问题时候有些走神,这话是下意识说出来的——但她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妥的地方,便连忙收住。

  “老板?”黑水小姐此时却凝视着她,“你说的老板,难道是……”

  “我…我只是在说胡话。”小蝶妖此时急忙说道:“黑水小姐,你别当真。”

  却见黑水小姐此时摇了摇头,“不,你说的老板,我或许知道是谁……事实上,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她深深地看了洛翩跹一眼,轻声道:“一直。”

  ……

  妖族自治的话题,似乎突然之间就打住了。

  黑水小姐没有再说,小蝶妖也没有再问……她俩就好像是完全忘记了这个话题似的。

  洛翩跹在泳池游玩了片刻之后,黑水小姐便招呼着一群妖族幼崽准备离开了……这里毕竟还是人类的地盘,她不宜带着一群妖族幼崽在一个地方长期逗留。

  “或许有一天,它们能够像是普通的人类孩子一样,在这些地方一直玩到累吧。很高兴今天碰到你,翩跹。”

  “我也……”她看着黑水小姐的双眼,突然有种说不出口来的感觉。

  孩子们在不舍中纷纷和这位蝶妖姐姐告别……直到最后,小蝶妖也仅仅只能够目送。

  高中校园的泳池里,一下子就只剩下她自己一个。

  她没有走,只是让自己泡澡了水中,任由水的晃动,将她的身体送到了泳池的中央,就这样飘着,飘着,如同无根之萍。

  ……

  回到门卫室的时候,小蝶妖的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感觉。

  她迎向的是守门大爷颇为哀怨的目光。

  “泳衣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洗干净啦!”小蝶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谢谢你的泳衣,大爷!”

  “我宁愿你不洗干净……”守门的大爷痛苦无比地将眼前已经干透了,并且叠好的泳衣捧在了手中,颤抖。

  那模样就好像手中碰着的是一件被打碎了的心爱古董似的。

  “不行的哦!为老不尊什么的!”小蝶妖此时义正言辞地说道。

  “让我死了吧……”守门大爷痛苦地蹲在了角落里,失落之情仿佛已经让他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吧。

  洛翩跹这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大爷,室內泳池平时也没有什么人过去的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守门的大爷诧异道:“现在停课,谁有事没事往泳池跑去?也就那条带着一群拖油瓶的蛇了。”

  “大爷,你知道黑水小姐?!”小蝶妖不禁张了张口。

  守门大爷翻了翻白眼道:“我如果不知道,她有本事带着这么大群孩子在那里玩?现在又不比从前,我们都失去了力量的……那条蛇也真是的,也不知道收敛一下,天天都来,真以为老头我耳朵聋了不成?不过身材倒是还可以……”

  喋喋不休,喋喋不休。

  就像守门大爷自己说的那样,它大概是一个变老的坏人……一个坏老头呢。

  临走的时候,守门的大爷却忽然道:“你如果和那条蛇能说上几句的话,有空就多开导一下吧……这家伙,这样下去,迟早会毁了自己的。我们妖族,已经出不了圣人的了。”

  “为…为什么?”

  “不为什么。”守门的大爷摇了摇头,旋即又忽然眯着眼道:“话说回来,小翩跹啊,你刚才用的是哪个冲凉房?搓澡水也不要浪费嘛,这可是战略资源。”

  “変態、死ね——!”

  洛翩跹双腿下沉,深呼吸一口气,一步冲拳。

  小蝶妖气鼓鼓地鼓着脸蛋,走出了门卫室,朝着下一个送药的目的地去了。

  ……

  ……

  宋樱开的车,今日出行只有宋家的二人,后面并没有保镖之类的开车跟随——保镖们已经驾车去引开那些苍蝇似的记者了。

  因为早前在以奥斯通药业工厂大楼作为中央的局部地震事件当中,宋家这个外来商活跃在救灾慈善的关系,作为集团主事的宋樱小姐,俨然已经成为了本市的名流。

  年轻,貌美,有名……是狗子队们最喜欢捕猎的对象没错了。

  “说起来,你见过那个女人了吧?”副驾上的宋昊然似百无聊赖般地托腮看这窗外飞驰的景象。

  宋樱没有回头,只是目光偏了过来,状若不知般道:“那个女人……哪个女人?”

  宋昊然眯着眼看着宋樱,微笑。

  宋家的孙小姐拿着方向盘的手指渐渐变得有些无处安放似的,“算…算是见过吧,我没有说明身份。”

  “为什么?”宋昊然好奇道。

  宋樱想了想道:“总感觉…那个家伙不会希望她介入到我们宋家的事情来。”

  宋昊然耸耸肩道:“我倒是没意见。”

  他是真的没多少意见,那对母子有的只是法律层面上的关系,并非他所在意的传统上血缘的关系——如果是生母,而不是养母的话,自然就不会没有意见。

  宋家老太爷的意见甚至会更大——他是一个更加传统的人,否则也不会无时无刻都想着将在南美洲大陆上的产业转移回来。

  “是一个怎样的人?”宋昊然好奇问起,闲聊似的。

  宋樱挠了挠脑袋,“不好说。”

  “不好说?”

  “总的来说……”宋樱想了想道,“大概是一个比较糟糕的女人,喜欢的喜欢,不喜欢的怎么也喜欢不来——如果只是单纯馋人家身子的,另说。”

  “那么你呢?”

  “我…我什么?”

  “你是喜欢呢,还是不喜欢?还是说,只是单纯的那种?”宋昊然一脸坏笑似的看这个外甥女。

  刹车!

  急刹的那种。

  “到了!”

  公墓。

  ……

  因为是因公殉职的关系,所以洛奇是有资格被葬入这个公墓——几乎没有任何人反对这件事情。

  从一条长长的楼梯上去,在半山腰的位置上。

  “按照风水的角度来说,真是一个不错的位置。”宋昊然此时打量着四周的布置。

  他一向都喜欢这些古古怪怪的事情,在南美的时候,也经常会缠着作为门客的盲先生请教许多关于玄学上的知识。

  宋樱开玩笑似的,如果以后宋昊然死了,她会想办法将他葬在这个地方的。

  “宋家人回来了,就只能葬在宋家的祖坟。”他是这样回应的。

  少有的正经,正紧得让宋樱甚至有种心惊胆跳的感觉……她沉默不敢说话。

  片刻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真像。”宋昊然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禁不住叹道:“和老爹给看的大伯年轻时候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

  “嗯。”宋樱此时也点了点头:“真的长得和大爷爷很相似。”

  “好像有人来过。”宋昊然此时却看着坟头前还没有燃尽的香,皱了皱眉头。

  “可能是公墓的管理员之类?”宋樱看了看四周。

  宋昊然摇摇头道:“如果是管理员,那么我这位堂兄弟还真是很受照顾了。”

  除此之外,四周的墓前并没有点香。

  “今天也不是什么祭拜的日子,也不是公祭日,谁会无缘无故地……”宋樱此时也不禁皱起眉头。

  “大概是有心人吧。”宋昊然摆了摆手,随后在坟前一站,“你也别愣着了,鞠几个躬吧,当做预习一下也好的。”

  “预习?预什么……”突然反应过来的宋樱不禁大怒,却又只好强压着,“要死啊你,宋昊然!还有完没完!先人坟前,你能不能正经点!”

  宋昊然此时却哈哈一笑,在坟前认认真真地鞠了几躬之后,便正色道:“老大哥,我这外甥女看着还可以吧,是不是很可爱?若是泉下有知的话,以后也请你多多关照她。”

  “说得他好像真能听到似的。”宋樱低头嘀咕了声。

  宋昊然却忽然道:“说不准啊,毕竟现在开始进入超凡社会。牛鬼蛇神,你在南美的时候又不是没有见过,再说……”

  见宋昊然此时突然变得神秘兮兮的模样,宋樱不禁被撩起了好奇心,禁不住问道:“再说什么?”

  “中元节快到了。”宋昊然却神秘一笑道:“中门节,鬼门开,听说那些在尘世间还有眷恋的灵魂都会从鬼门关跑出来的。从前或许我们见不到,现在就不一定了……不知道我的这位老大哥,心中有没有什么未了之事。”

  宋樱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凉意,她下意识地抱着自己的双臂,“宋昊然,大白天的……能不能正经一些哦!”

  “走吧。”宋昊然此时却笑了笑道:“我还要回去招呼协会的那群高人。”

  “高人呢……”宋樱摇摇头,那些道门协会的高人可和她印象中的高人可不一样。

  在这位宋家的孙小姐的印象之中,只有盲先生是符合高人这种身份气质的了。

  ……

  下楼梯的时候,宋昊然忽然回头往山上看去。

  “怎么了?”宋樱好奇问道。

  宋昊然疑惑地摆了摆头,“没什么…应该没什么。回去的路,我来开车吧,你早起来,回去的时候多睡一会,今天还有许多事情的。”

  还是挺体贴的嘛……宋樱抿嘴一笑。

  ……

  公墓的山顶之上,两道人影。

  “这家伙的感觉挺敏锐的,只可惜这里禁法太严重了,不好看仔细一些。”

  “怎么,你想要引导他?”

  “只是好奇而已……那么,这个女人,就是这个界的维度观察者了吧。”

  “不好说,【王座】给我们的信息,到了这里也只能模糊地显示……这个宋樱到底是不是,还需要多观察一些时间。”

  “……说起来,这里到底怎么回事,这种程度的禁法,我可从未遇见过。”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这里有……【店铺】的主人。”

  “……那可还真是要,小心一点才行。”

  “是要非常,非常的小心。”

  ……

  山顶上,许久没有说话的声音了……在这里对话的两道人影,已经离去了许久。而半山腰的坟前,此时才缓缓地露出了一道身影。

  洛邱独自一人靠坐在了墓碑之前,这里能够眺望大半的城市。

  “今天挺热闹的。”

  “你还好吗。”

  “大家都很好。”

  “我也…挺好的。”

  现世的他只是外出游学的几个月的时间,但在【精灵之乡】历经的却是许多个的【第一天】。

  时间的触感是正常的。

  “我回来了……”

  已是过去了许久。

  “中元节,鬼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