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强势
作者:夕山白石      更新:2020-06-01 11:44      字数:10802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场面。

  神州的恶龙此时正目无表情地抱胸坐在了洛翩跹的面前,电脑屏幕上的蛋糕渣依然还没有抹去,屏幕上面的人物角色【你的男人不要你了!】此时正处于躺尸没有理会的状态。

  队友很急。

  “我现在的喉咙还很痛,像是被人用硬物连续捅了三天三夜一样,你明不明白。”神州的恶龙此时声音没有了以往的温情……沙的。

  小蝶妖只能双手按在了膝盖上,低着头不敢抬,“我…我去给你弄点枇杷水?”

  眼看她就要站起身来。

  “是这个问题吗?”神州的恶龙不禁提高了一下声调。

  小蝶妖像是浑身触电似的,颤了颤之后,便飞快地重新坐了下来,依然还是双手按住膝盖,低着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恶龙这会儿也恶不起来了……龙夕若长吁了口气,揉了揉眉心道:“然后?”

  “然…后什么?”洛翩跹试探性地问道。

  神州的真龙皱眉道:“你说那个坏女人回来的事情……是真的?”

  “恩啊。”洛翩跹点了点头,“刚才不是吃了蛋糕吗。”

  又变回去神州的恶龙的龙小姐此时只感觉胃痛,喉咙痛,如同刚刚吃了一只死蟑螂似的,全身上下都莫名其妙的痛,“别给我提这茬,过不去的了!”

  “对、对不起……”

  龙夕若再次揉了揉眉心……她觉得自己还是很难冷静下来,便随手给自己打了一针镇定——这玩意是常备在旁边的。

  最近游戏里面常常会莫名其妙的暴毙,不是打房间boss的最后关头被背刺,就是走着走着陷入了陷阱漩涡当中,再来就是好不容易碰到一次抽奖往往只会抽到【再接再厉】。

  血压飙升,脸上的痘痘似乎都长多了几颗,咋这么惨呢?如果不在旁白放些镇定针剂的话,她觉得自己会有些控制不了季几。

  控制。

  “那么,只…只有那个坏女人一个吗?”神州的恶龙冷不丁问道。

  “只有……”小蝶妖先是一怔,随后飞快反应过来:“是的,只有优夜姐……那个坏女人一个人,在逛超市,我就是在超市碰到优……那个坏女人的。”

  “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一…一个的意思是,是一个人回、回来的?”神州的恶龙口吻已是弱了三分。

  “哦!这个啊,老板也回来啦!”小蝶妖顿时反应过来,笑道:“龙姐姐,你要去找老板对吗?”

  “谁告诉你我要去找那个奸商了!”神州的恶龙咆哮,冷哼哼地道:“我只是担心这个奸商挑这个节骨眼的时间回来,不知道打什么坏主意而已!”

  “哦哦。”

  “你不信?”

  “信!”洛翩跹一抬头,连忙站起身来,讨好似的道:“龙姐姐,我还买了西瓜,我去给你切两片过来,给你润润喉!”

  ——关于西瓜是优夜姐姐挑的事情,还是不说的好……吧?

  她飞快地跑出了房间,逃命似的。

  神州的真龙此时一瞪眼睛,却也瞪不了谁,只好略显得烦躁地抖起了腿来,自言自语:“回来了……回来了怎么不告诉……回来做什么?这个时候……不行,我要去问清楚!”

  说着,神州的真龙便飞快地走到了窗前,将窗门打开,一脚踏了上去。

  “是龙大人!”

  “龙大人出来了——!”

  “龙……”

  啪——窗门只能一下子推着回去。

  龙夕若抓狂似的抓住乱糟糟的油腻头发——敢情她出不去了?

  得想个办法才行。

  ……

  ……

  世界超凡高峰会议会场内场。

  他们在猜测,这到底是属于哪个资方的媒体。

  这是供给媒体们的采访区域的最前排,能够安排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大国的代表队——也就是俗称的国家队。

  可问题是,大国之间的顶级媒体都是知根知底的,但他们搜刮了一切的渠道,依然未能辨认出来,这到底是属于哪个资方?

  看模样应该是华国人……但显然不是官媒。

  窃窃私语,也有打算上前来打交道,试探的,但却一直还没有行动的,一切都只是酝酿当中。

  “我的肚子里面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酝酿,我想我可能需要去一趟洗手间?”老Q此时怯生生地说道,完全没有作为一名肌肉猛男应有的模样。

  任大妈此时也颇有些坐立不安的模样,唯有梨子云淡风轻,他强任他强,我自零食往口塞,不动如山。

  就在此时,一群穿着黑色西服,脖子上佩带着工作证的人,快步地走入了场内。

  这一行人几乎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尤其是为首的那个年轻却不苟言笑的男子,更是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压人的气势。

  任大妈顿时目光一亮——不是因为这青年的颜,而是因为这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不像是普通人。

  像是军人似的……某种特别的部门,才能养成这种强大的气场。

  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群人走到了舞台的发言区上,为首的男子站出,朗声道:“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燕小西,是神州特殊事务管理局对外特殊事务处理科的科长,也是本次高峰会议一切事物的负责人。”

  闪光灯的灯光,瞬间就在这会场当中爆发。

  然而燕小西身后的一名黑衣男子此时却冷不走了出来,他手上拿着一个小盒子,随手一按,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会场内的闪光设备便瞬间发出了吱吱的响声。

  刹那间,那些拿着长炮短枪的记者们瞬间被吓了一跳:他们手上的装备,此时都直接受损了。

  现场一阵的骚乱。

  这似乎是一种新型的电磁装备……他们猜想,可华国什么时候竟然拥有这种先进的装备?

  燕小西此时才拿来了一个麦克风,沉稳的声音再次响起:“很抱歉,弄坏了各位的装备……这部分的损失,我们会负责赔偿。现在,我来说明即将要举行的高峰会议的一些要求,大家注意……”

  但一名愤怒的白人记者此时却冲了出来,用还算熟练的华国语怒道:“你这是在剥夺我们的新闻自由——!”

  他还想要说更多的。

  只见燕小西摆了摆手,瞬间便有两名的黑西装直接将这位白人记者给拖了出去。

  “你们,可以回去你们各自的使馆投诉,回去你们的国家投诉也没有问题,完全没有问题。”燕科长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但如果不合作的话,将会取消这次的采访资格。这里是华国,希望各位自觉遵守这里的规矩,不要给双方都添上麻烦……还有什么疑问吗,在准备会议开始之前,我能空出时间来为大家解决……五分钟。”

  说着,燕小西便直接坐在了主席台前。

  台下,此时各大记者团纷纷走动——总之,他们第一时间做的,便是拿起电话,去找他们的资方爸爸。

  ……

  “这人,到底是谁?”

  三流杂志社的记者天团哪来的资方爸爸。

  就算有,任紫玲也不觉得在这个节骨眼的时间,自己打电话去给宋樱能有什么作用。

  杂志社是宋皇朝集团收购的,上次任紫玲与宋樱会面的时候,大概知道宋皇朝收购媒体的用意,只是为了让宋皇朝集团发展做势,打造良好声誉之类……除了她自己三流的杂志社之外,宋皇朝也直接买下了不少类似的媒体。

  这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所以任大妈真没感觉,这样的资方爸爸能够在这个时候给予她什么帮助。

  现场依然充斥着一股沉闷与紧张的味道……这里面,大概就只有华国的官媒是最为轻松自在的。

  毕竟是根红苗正的官媒,大概已经提前知道了一些事情。

  燕小西此时打量着采访区的媒体们,他手头上有一份报告,是今日报道的媒体的名单——各国的都由,意料当中的都已经在这份名单上面了。

  “这个单位是怎么混进来的?”

  眼睛毒辣的燕科长几乎在看第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名单上面的一些奇怪的地方,并且瞬间就抬头看向了采访区的第一排的某个位置。

  此时,燕科长佩带着的黑框眼镜甚至发出了一点奇异的振动——这是管理局研究一院赵博士开发出来的装备,可以根据个体热源以及身体辐射的波长等等,来判别人类与妖族。

  “怎么还有妖族?”

  “我问问。”下属此时连忙应道。

  两分钟的时间,下属这才脸色古怪地走了回来,看着燕科长那目无表情的脸,硬着头皮似的道:“问出来了……这似乎是挂在了道门协会名下的一家公司。”

  “道门协会?”燕小西此时不禁愣了愣,“道门协会什么时候有挂靠的媒体了?”

  “是最近的事情。”下属此时飞快地说道:“早些时候,道门协会新上任了一位秘书,然后就有了许多新的政策……这个媒体的采访资格,好像就是这样硬塞进来的。安排采访的是宣传和外交部门的事情,到也不归我们管。”

  “新的秘书?”燕小西沉吟了片刻,“是那个叫作宋昊然的家伙吧。”

  “是的。”下属点了点头,旋即又道:“另外,这家媒体明面上是宋皇朝旗下的公司……宋皇朝现在的话事人名叫宋樱,是宋昊然的亲侄女,也是宋皇朝第三代的接班人。这个宋家,泰山事件之后就背靠着道门协会,最近动作也不少……这次这个采访资格,似乎也有些过分了。”

  燕小西却忽然一摆手:“宋家的事情就这样吧,这不是我们管的……也还没有到我们去管的时候。等会会议结束了之后,你去单独将那个女妖族喊出来,查明一下她的身份纪录,没什么问题就暂且不管了。”

  但宋昊然的问题……是真的一个问题。

  就是这么一个年轻人,却让整个道妖两界都欠下了大人情……燕小西只是想想着宋昊然手头上的几百个道门妖族的信物,就无比的心累。

  这可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可怕能量。

  妖族不好说,然而道门协会……道门的高人牵涉的达官贵人实在太多。

  “知道。”下属飞快地应道。

  三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只见原本义愤填膺的各方媒体,此时都像是达成了统一的默契似的,安安静静地坐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

  资方爸爸们给出的统一回应是:乖。

  “那么,我给大家派发一分关于这次高峰会议的资料册,请用心细看。”

  燕科长环视了一圈,便淡然说道。

  ……

  ……

  “里面,应该差不多开始了吧?”

  刚刚去完洗手间会来的马SIR拿了一瓶水回来,他找到了正在场外工作的阿离,将水送了过去。

  二人就做在了一旁,闲聊了起来。

  “差不多了吧,看了下安排时间,应该是这个点了。”阿离看了眼手表说道。

  “你也没资格进去?”马SIR不禁大为的吃惊说道。

  阿离苦笑道:“别那么高看我,我在自己的部门,也就一个小职员而已……场内的一切,都是那个部门负责的,其它的都插不进手去。”

  老马便摸了摸脑袋,“奇了怪了,老任这是怎么混进去的?”

  “不说这个了。”阿离摇了摇头,旋即看向了马厚德,忽然问道:“老马,你是怎么看的?”

  “什么怎么看?”马SIR疑惑问道。

  阿离正色道:“我们现在的这个世界。”

  “现在啊……”马SIR此时抬头,目光有些走神似的,看着天上聚散的云,“说起来也是,应该怎么看才好呢。”

  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还没有准备好去接受这个问题。

  “或许,对于我们人类来说。”马SIR此时缓缓地说道:“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的迅速了吧。”

  阿离沉默了片刻,却忽然说道:“老马,你现在工资多少?”

  “问…问这个干嘛?”马厚德怔了怔,“我上班的地方你又不是没呆过,我多少工资你能不知道?”

  阿离道:“可以的话,你就咬咬牙,多买几处房产之类的吧……这个城市未来的地价,会以一种你想象不到的可怕速度增长。”

  “能多可怕?”马SIR不禁打趣道,“总不能赶超一线吧?”

  “这个城市……”阿离此时却意外的凝重道:“或许是整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你知道吗,我听说任何一切超凡的力量,在这里都是失效的。上面似乎有意在这里打造一个……也是世界上的第一个人和超凡混居的试验性都市。”

  马SIR被唬的一惊一乍的,最后脑筋似乎转过不过来似的,下意识问道:“阿离,你这算不算是公、公器私…用?”

  马SIR才说完,便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紧张兮兮地看着四周。

  阿离没说什么,只是站了起来,拍了拍马SIR的肩膀,“回去好好和你老婆商量一下吧……该告诉谁告诉谁。”

  马厚德顿时苦笑道:“你也不用绕那么大的圈子吧,自己直接去说不就好了……非要通过我。”

  阿离耸耸肩,淡然道:“该干活了,马警官。”

  啧,女人!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