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三章 突发奇想
作者:一家之煮      更新:2020-06-27 23:28      字数:9362
  正如很多打捞队员所期待的那般,好东西往往都是最后出现。对参与打捞的队员而言,刚开始无功而返,着实令他们担心,这次会不会打捞到一艘空船。

  直到第一筐银锭跟碎银的出现,瞬间令他们喜笑颜开。只是谁也没想到,在这艘殖民战船的最底层,朱军红等人配合庄海洋,再次打捞到真正的贵重物品。

  跟第一次打捞沉船,很多生了锈的东西,打捞队员都搞不清楚,这玩意究竟是什么。如今打捞到的沉船物品一多,参与打捞的队员们,多少都知道一些贵重金属生锈后的样子。

  看到散落在船舱,早前乘放木箱已然腐朽的条状物,很多打捞队员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小心翼翼捡起一块,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他们心中就基本有数了。

  那怕庄海洋什么都没说,做为组长的朱军红却很直接的道:“都发什么愣,赶紧把东西捡起来装筐。这些都是好东西,捡的时候都小心点,别有什么遗漏。”

  “明白!这样的好东西,少一块我们都会心疼的啊!”

  虽然谁也没说是什么,可这些打捞队员都知道,这些条状物应该就是最值钱的金条。相比之前打捞的金币,这些应该融化而来的金条,无疑能换来更多的回报。

  站在旁边指导打捞工作的庄海洋,也没多说什么。那些大件的沉船物品,大多都由打捞队员负责拾捡。而他同样相信,这些人不会在捡拾过程中私自藏包。

  一来他们穿了潜水服,根本找不到地方藏东西。二来的话,他们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伸出贪婪之手,或许庄海洋不会追究他们责任,却会将他们赶出队伍。

  至于说抢夺的话,看到庄海洋一脸淡定,跟条人鱼一般畅游海中,谁有这样的底气呢?

  何况,这些东西打捞回船出售之后,庄海洋同样不会克扣应该属于他们的那份分红。或许或打捞到的沉船宝贝总价相比,他们拿的分成微不中道。

  可这些打捞队员心里都清楚,如果没庄海洋提前找到沉船,这些宝贝依旧跟他们无缘。说到底,他们配合打捞沉船上的东西,更多都是庄海洋给予的额外福利。

  意思也很直白,那就是打捞这种沉船,其实有没有他们,还真的无关紧要啊!

  同样看到这些东西的王言明等人,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捡起一块,小心翼翼擦拭了一下,王言明二话不说道:“赶紧把东西抬回储物舱,除安保人员外,禁止其它人靠近。”

  “是!”

  负责抬捡这些东西的安保队员,似乎也看出这筐很重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内心惊骇之余,更多还是欣喜。这样一筐金条,可想而知能兑换多少钱啊!

  打捞到的沉船物品越多,后续他们能够领到的分红就越多。做为随船安保队员,他们的待遇无疑比值守陆地的安保队员更高。这种好差事,谁都希望争取一下。

  问题是,关于安保队的事,虽然庄海洋全权交给洪伟管理。可在人员选拔上,洪伟依然会听从庄海洋的意见。有资格上船的安保队员,都称的上经受住考验的。

  随着朱军红等人终于浮出水面,还在等待的二组队员,很是遗憾的道:“唉!没机会下水了!这帮家伙,运气还真是好。我还想着,等下能多摸点好东西呢!”

  对于组员的遗憾,钱云鹏也笑骂道:“敢情,你们都觉得潜水不辛苦是吧?要是觉得没潜够,等下我跟海洋建议一下,让你们到附近潜水摸点虾蟹上来,如何?”

  此话一出,很快有队员笑着道:“鹏哥,说笑了!我们可以去换衣服了吧?别说,肚子真有点饿了,等下烧烤咱们多吃一点,争取把消耗的体力补回来。”

  看到这一幕的钱云鹏,也着实显得有些无奈。好在这种情况,在团队中也经常出现。一帮战友凑在一起,打打闹闹开开玩笑也是司空见惯的事。

  即便他们在公司担任了相应的职务,可私底下还是跟他们没什么不同。至于说打压这种事,一帮战友凑在一起,做为组长真过分的话,庄海洋也不会视而不见的。

  等到朱军红等人全部上船,并把先前放下来的工具全部吊回船上。待在海底的庄海洋,开始驱动水波法术,将掏空拆散的沉船,全部冲回那个凹坑之内。

  水流冲刷之下,先前清理出来的淤泥还有一些船板,也都全部被冲进凹洞之内。等凹洞彻底填实,确认没什么问题,庄海洋才最后返回打捞船。

  看到等候的众人,庄海洋也笑着道:“班长,启航,回先前下锚的地方。其它人,准备坐船去岛上。干了活,等下多吃一点。酒也可以喝,但不许喝醉哈!”

  “好!喝个半醉也行啊!”

  回程之旅,能有这样的意外收获,无论老队员还是新队员都觉得非常高兴。相比其它的沉船古董,这种贵重金属回款的速度较快,领到分红的时间自然会更早。

  不少队员都开始期待着,这次打捞到的贵重金属,销售出去之后,首批分红款能有多少。要是多的话,他们或许又能往家里寄一大笔钱,改善自家的生活呢!

  跟那些老队员相比,不少新队员虽然很满足现在的收入。可他们同样希望,在庄海洋这边干上一年,也能有钱在老家盖幢别墅,又或者去城里买套房。

  离开部队之后,他们这样的年纪,也要开始为家庭还有自己将来考虑。手里多点钱,多点固定资产,将来日子也会更好过一些。有这种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嘛!

  随着外放的巡逻队员,开始陆续的撤回。正在荒岛上等待的吴兴城等人,看到重新启动的捕捞船,很快道:“开始干活!估计过一会,那帮家伙就会上岛了。”

  “好!东西腌了这么久,味道应该更好。把炉子里的炭扇起来,先烤一下肉串出来。”

  虽然不知道今晚到底打捞到什么好东西,可打捞的时间不算长,却也不算短。以吴兴城的经验,想来还是捞到一些东西。值不值钱,也许要等庄海洋过来才知道。

  可做为炊事负责人,吴兴城还是要提前为团队准备好犒赏的晚宴。根据庄海洋之前的安排,晚上他们不少人,都有机会在荒岛上宿营休息一晚。

  睡帐篷的滋味,或许不会比睡船舱好多少。可一直漂在海上,不少战友还是觉得睡帐篷跟睡袋更踏实。最重要的是,一起床便能脚踏实地啊!

  当远洋捕捞船再次下锚,庄海洋也让洪伟开始组织救生艇,把队员们陆续送到荒岛上。而他自己,这次也没搞特殊,同样坐着救生艇一并来到荒岛上。

  闻着漂香四溢的烧烤,庄海洋也笑着道:“老吴,接下来,要辛苦你们一下了。”

  “没事!先前你们忙,我们待在这里休息。现在你们休息,我们忙也理所应当。”

  加入团队那天起,吴兴城跟分配到炊事组的战友都知道。他们在船上,只是职责分工有所不同。做好本职工作,该属于他们那份的收入,就一定不会少他们的。

  先前打捞队员替他们赚钱,现在他们替打捞队员服务一下,不也是理所应当的吗?

  当烤好的烤串,被登岛的战友陆续分食,一箱箱冰冻过的啤酒还有白酒,也开始被陆续打开。没准备什么杯子,要喝酒的战友,无一例外都是拎着瓶子吹。

  三五个战友凑一起,也没谁敬酒拼酒,能喝多少喝多少。只要不喝醉,那就没什么问题。一直强调不让他们喝酒,更多也是缘于他们现在依然在海上。

  跟往常聚餐一样,庄海洋也拎着啤酒瓶,不时找战友碰瓶喝酒。至于说回敬的话,大多都是意思一下。很少有人敢跟庄海洋拼酒,那怕联手围攻都没人敢。

  等最后,正跟庄海洋喝酒的洪伟,也适时道:“晚上我回船上吧!你呢?”

  “我也回船!岛上的话,还是让班长还有军子他们看着点。”

  “也行!那么多东西放在船上,不盯着还真有些不放心。”

  对于洪伟的感慨,庄海洋却笑着道:“只要咱们往后还继续出海,我相信还会有这样的机会。这条海上交通线,将来我们途经的次数会更多。上搜索到不少信息,当年小鬼子也组织了不少运宝船。其中也有几条船,听说没能把抢来的宝贝运回国内,而是直接被击沉在海底。

  要是咱们有机会找回一艘,相信上面的宝贝,一定会震惊世界。只不过,真找到那样的宝船,只怕咱们还真保不住。很大程度,都要上交给上面啊!”

  “那也不错啊!别的不说,真能打捞到这样的宝船,相信上面也会给予相应的补偿。别的不说,单单政策倾销一下,咱们好处也享之不尽。

  虽说咱们都退役了,可不光就你一人有为国奉献的精神,我们也一样。能为祖国做点贡献,我相信他们也都不会有意见。钱这东西,够花就好了!”

  听着洪伟说出的话,王言明也笑着道:“看来老洪现在的财富观念,也明显有所提升嘛!”

  “还行!我跟你不同,我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那怕领底薪,也足够养活家里人。事实上,对我们这些人而言,有时钱太多的话,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面对这样的感慨,庄海洋略显好奇道:“老洪,你这话里似乎有话啊!”

  “也没什么!无非就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种事,我相信你们应该也有所体会。现在想想,其实有工作也蛮好。回家的话,有时也蛮头疼的。”

  被招聘来的战友家境大多都不怎么好,现在这些战友收入可观,寄回家的钱一多,引来一些人的好奇甚至贪婪,也是很正常的事。有时借钱,借不借都是错。

  听着洪伟说出自己的苦恼,王言明也很认同的点头道:“确实!你这样的苦恼,其实我也有过。当初要不是海洋把我叫来这边,只怕我现在还不知会是什么样呢!”

  面对两位心腹干净的感慨,庄海洋想了想道:“班长,老洪,你们要是觉得南洲这地方好。也可以把家安在这边啊!这年头,只要至亲在身边,那不是家呢?”

  “也是哦!老洪,怎么样?考虑一下?实在不行,咱们到时一起去看房子,等老了还能当邻居呢!这边的风景也不错,到时买套海景房,应该不亏。”

  “行啊!等有机会,我也想把家人接过来。只是接过来,要是没事做的话,他们未必会习惯。我爸妈种了一辈子的地,真让他们无所事事,他们未必能适应。”

  随着两人开始诉说这些事,庄海洋想了想道:“班长,老洪,我倒有个建议,你们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到时你们去问问,有多少战友想这样做。

  如果人多的话,我到时找人在国内打听一下,看看国内有那个地方,比较适合做农场。到时候,我一次性多租赁一些土地,而后再分租给你们。

  前期投入我负责,你们到时支付相应的租金就行。那样的话,你们个个都能拥有自己的小农场或者果园。真等那天不出海,守着农场或果园,收入也不会太差。

  最重要的是,咱们即便不一起工作,可在一座岛或者说一座大牧场,也能经常凑一起吹吹牛喝喝酒什么的。以我现在的名气,去操办这事应该不难。”

  伴随庄海洋把自己的设想说出后,王言明瞬间眼前一亮道:“这建议好啊!我听说,南洲这边也在开发私人农场,这边的气候,也很适合种植果树什么的呢!”

  “可以考虑一下!等这次回去,有时间我跟他们聊聊。跟你混,有肉吃,我们还是懂的!”

  听着洪伟说出这样的话,王言明也极其的认同。做为庄海洋最信任的人,他们多少知道,庄海洋有些不为人知的神秘手段。开牧场或农场甚至果园,想来都是赚钱的买卖。

  换做他们自己去操办这样的事,一来没什么底气,二来资金方面肯定也吃不消。如果前期由庄海洋出面再分包给他们的话,或许也是一笔不错的长期投资啊!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