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四章 成了香勃勃
作者:一家之煮      更新:2020-06-28 22:57      字数:9530
  对洪伟而言,或许他做梦都没想到。就是因为他发了几句牢骚,庄海洋便会提出那么宏伟的设想跟计划。可这个想法提出来之后,很多战友都觉得非常靠谱。

  跟在庄海洋身边工作这么久,他们非常清楚搞牧场也好,农场或者果园也罢。只要能跟着庄海洋,那么投资必然会赚钱。最重要的是,这份产业可以传承下去。

  得知这个消息,很多老队员都开始考虑,要不要多存一点钱。相比把钱寄回家盖房,又或者去买店面跟楼房投资。他们觉得,跟庄海洋投资最为保险。

  那怕有战友担心,他们根本不懂经营牧场什么的,很快有战友道:“不会可以学啊!既然海洋敢搞这么大的项目,肯定会找懂行的人负责管理。

  别的不说,搞养殖也好,又或者开垦果园什么的,不都是农活吗?咱们出身农村,家里祖祖辈辈都靠田吃饭。我觉得,这种活才最适合我们。

  往后不出海,咱们就待在承包的小农场陪陪家里人,管理自家一亩三分地。有工作的话,咱们也能迅速凑到一起。只要跟着海洋,你们还怕亏本跟赚不到钱吗?”

  “没错!就我爸妈他们的性子,要是给他们找什么高大上的工作,又或者干脆让他们过来养老,他们指定不肯。可要是包农场种地或种果树,他们肯定愿意的。”

  地,对任何一个国人而言,尤其是老一辈的人而言,都是极其重视的。地主,在过去或许是个贬义词。可现如今的话,地主却是很多人所向往的身份。

  伴随不少战友开始对这个项目,或者说变相的福利产生浓厚兴趣。做为引火者的洪伟,却略显担心的道:“海洋,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了解到洪伟的担忧,庄海洋也笑着道:“老洪,你跟我这么久,我什么性格你还不清楚吗?钱这东西对我而言,只要还能出海,那肯定不存在任何问题。

  可有一点相信你应该清楚,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跑船这种活,注定无法做一辈子。随着你们年龄的增长,除非你们真想下半辈子躺病床,否则这份工作迟早要结束。

  虽然我有信心,让你们退休前赚够下半辈子花的钱。问题是,当你们退休的时候,估计年龄都不会大。有儿有女的情况下,你们真甘心吃存款,抱着老婆孩子过日子吗?

  投资这种事,我相信你们其实都不太懂。即便我,也必须承认很多事情是我不懂也不会,甚至不敢轻易尝试的。所以,我投资更多只投自己擅长且有把握的。

  花个几十上百万,租个几十亩或者上百亩土地,开垦一些果园,种养殖一些好卖的东西,那也等于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份事业。最重要,还能一家人待一起,不是更好吗?”

  其实有这种想法,也并非一拍脑袋就做出的决定。更多的,还是庄海洋想给这些战友,一个让他们安心养老,还有跟家人能和和美美过日子的地方。

  那怕庄海洋自问没亏待这些战友,可谁敢保证等他们将来离开时,不会曝露出一些问题呢?尽管他没做什么亏心事,却也不想招惹那么多的麻烦。

  如果这些战友离开公司之后,还能跟其它一起工作的战友私下聚在一起,那么彼此也有个照应什么的。还有一点就是,他们也不用工作时还担心家里的情况。

  搬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虽然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可庄海洋相信,对这些战友的家人而言,他们也想一家人待一起。一座小农场或果园,便能很好解决这个问题。

  至于其它的问题,在庄海洋看来,只要用心去解决的话,应该不成问题。相应的,这些分配或者说转租下去的牧场,也会形成集群效应,带来更多的经济效益。

  其次,便是庄海洋的一点私心,那就是他觉得南山岛的面积,确实有些小了。准确的说,那怕加上旁边几座荒岛,真正可利用的土地并不多。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除此之外,这跟海洋牧场真正扬名世界,也有很大的关系。原因是,二次竞拍推出市场的牛肉,在市场上真正做到一肉难求。而价格,更是成为新的奢侈食品。

  参与竞拍的八家国际知名餐厅,因为竞拍到的牛肉数量有限,在推广一段时间后,不得不做出限售的决定。有些餐厅,甚至直接搞出预定竞拍的模式。

  很多有钱的食客,对此非但没觉得生气,反倒觉得非常有兴趣。而竞拍出来的价格,直接令海洋牧场的牛肉,真正意义上超越了小鬼子的和牛,成为顶级食客的最爱。

  竞拍不到这些国际知名餐厅的牛排,一些食客开始前往纽西莱,直接前往有牛排份额的那些知名餐厅。花费虽然多一点,可只要能吃到,这些食客都觉得心满意足。

  还有就是,海洋牧场目前接待游客,也开始从最初的国内游客,渐渐演变成国外游客也开始增多。其中绝大多数的游客,都是冲着这款顶级牛排而来。

  或许正如李子妃所说,她跟庄海洋都大大低估了吃货的力量!

  面对市场明显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纽西莱农牧产业大臣,直接责令南岛方面,给牧场提供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庄海洋能扩大牧场经营面积。

  结果很显然,刚刚完成第二轮扩张的牧场,在这种政府半买半送的情况下,再次迎来第三轮的扩张。那怕庄海洋表示,这样做会影响品质,可南岛方面却积极支持。

  如果说资金不够,纽西莱政府还愿意提供无息贷款。一句话,只要牧场扩大养殖规模,那一切都好说。海洋牧场养殖的肉牛,已然成为纽西莱农牧产业的一张顶级名片。

  眼看纽西莱政府如此积极,同样想振兴国内畜牧产业的国家,自然也不会坐着看戏。前前后后,庄海洋也接到不少电话,就是希望他回国投资建造牧场。

  只要庄海洋看中的地方,国家都可以大力支持,创造一系列的有利条件。谁都清楚,如果这种养殖模式能够复制,那么带来的集群效益,会创造多少的收益跟利润。

  做为庄海洋的老家,南洲方面更是积极联系,希望庄海洋能在南洲加大投资力度。原因是,经过一系列的分析研判,很多人都猜到,庄海洋有秘方。

  从南山岛种植的果蔬,还有养殖的土鸡便能推断出,海洋牧场培育出顶级的肉牛,并非什么所谓的幸运。更多原因,还是缘于庄海洋,有提升土壤跟水质的秘方。

  别的且不说,单单目前在南洲名气大涨的食宝阁,就给南洲带来不少国际游客。原因是,食宝阁也是为数不多,能够不时提供顶级牛排的餐厅之一。

  跟远在京城那家获得份额的餐厅相比,食宝阁却是庄海洋的产业。餐厅提供的食材,也令前来预定的食客大为称赞。价格虽然贵了些,可很多食客依旧买帐。

  原因是,他们觉得这些价格,跟真正国际顶级的餐厅相比,已经极其厚道了!

  接到刚升任执政官的朱定业打来电话,庄海洋当时也很无语的道:“朱叔,你应该知道,咱们南洲的地理环境,不太适应大规模养殖啊!”

  “没关系啊!你要小规模养殖也行,或者扩大其它的农业养殖跟种植都行。你可能不知道,就你在南山岛养殖的土鸡,眼下也是供不应求。

  咱们南洲的情况你应该清楚,省里最近也有想法,将农牧产业跟旅游产业相结合,试试能否走出一条新型的农业可持续化发展模式。你是专家,你就不愿出手吗?”

  面对朱定业亲自拉投资,庄海洋其实也显得有些无奈跟哭笑不得。可从赵鹏林那里得到的消息,他却知道南洲方面确实有压力,更多还是来自上面的压力。

  这次朱定业能从副转正,更多也是缘于上面似乎知道,他跟庄海洋私交不错。如果能把庄海洋拉回国内,在农牧种养殖这一块做出贡献,或许还要朱定业出面。

  正是得知这个情况,庄海洋也会突发奇想,搞一个大牧场的计划跟设想。至于投资放在那里,不出意外的话,庄海洋还是希望放在南洲本岛。

  在别人眼中,南洲或许是座国际知名的旅游城市。可真正发展旅游的,也只是南洲仅有的几个风景不错的海滨城市,有些地方经济条件还是很一般的。

  除此之外,近年来南洲在农牧跟种植产业上,也确实加大的投资跟扶持力度,但真正能打出名气的似乎不多。名气提不起来,想扩大规模自然就需要慎重了。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农牧跟种植产业前期投资都比较高,后续回报也要看运气。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之前的投资往往都会打水漂。

  反观庄海洋的话,似乎不存在这种问题。即便他开牧场只种菜,如果能种出跟南山岛一模一样品质的蔬菜跟水果,那么创造的经济效益,自然也是极其可观的。

  而南洲方面,近年也开始实施退耕还林的政策。这种政策下,很多靠种地为生的农民,自然要寻找新的生活来源。而农场或牧场,就成为新的农业模式。

  总之,正是这一系列的事,才会让庄海洋突发奇想,决定这次回国,抽时间去南洲各地考察一下。如果地方合适的话,他还真不介意,在南洲搞座大牧场。

  在荒岛上休息一晚,远洋捕捞船继续向南洲方向前进。考虑到船上本身就带了不少货,庄海洋也没在国内海域捕捞作业,更多时间都泡在海里搜索沉船。

  当捕捞船进入南洲海域时,很多战友都兴奋的道:“终于到家了!”

  “是啊!出去才知道,还是待在这里舒服。这趟回去,估计又能休息几天吧?”

  “听老洪说,应该会给我们放几天假。.x/8/1/z//

  “也是哦!这半年多都在外面漂,回家歇几天,探个亲还是可以的!”

  跟在部队时相比,在公司这边上班,时间无疑更自由。考虑到开年到现在,很多战友都没怎么回过家。庄海洋也决定,先给这些人放个假也不错。

  即便有了决定,那么趁着这个时间,庄海洋也想到南洲考察一下。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庄海洋也不介意去其它沿海城市看看,相信应该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既然是商业投资,那庄海洋肯定需要公事公办。只要他肯在国内投资,承包这样的大型牧场或农场,相信国家也会极力支持,各省给予的优惠政府必然不会少。

  随着远洋捕捞船继续向前航行,看到响起的卫星电话,庄海洋笑着道:“子妃,怎么了?”

  “你们到那里了?能赶回来吃晚饭吗?”

  “能!已经到内海了,估计再有半小时左右,应该就能到家了。”

  “啊!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们要到晚上呢?”

  “归心似箭!这帮家伙,在海上漂了这么久,还是很想家的。让食堂多准备一些饭菜,等我们回来,也好好吃一顿。对了,今天岛上有游客吗?”

  “没有!这段时间,我没开放岛上游客观光申请。事实上,最近岛上反倒来了不少考察的人呢!对了,前段时间,镇里跟本岛那边,都有领导到这边视察呢!”

  听着李子妃说出的话,庄海洋也很无奈的道:“这事我知道!这些事,等我回来再说。”

  “行!那我通知食客,给你们准备饭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对那些领导前来视察的原因,李子妃多少还是知道一些原因。可涉及投资这种事,李子妃也不会轻易做决定。即便在很多人看来,她能影响到庄海洋做决定。

  只是在涉及这样的大事上,李子妃还是不想给庄海洋什么压力。她很清楚,这个男友应该拥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拿所谓的营养液来说,在内部也不是什么秘密。

  问题是,很多人想知道,这营养液究竟是什么,都根本得不到。即便在内部,营养液都是属于保密不能外泄的东西。每次拿出营养液,大多都被当场给喝掉或用掉。

  而庄海洋从未透露,营养液究竟是如何调配出来的。即便有人得到营养液样品,想调配出相同的营养液,估计也没可能。这,或许才是庄海洋最大的秘密跟底气所在吧!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