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领盒饭
作者:悠闲小神      更新:2020-11-25 08:20      字数:5162
  “无因,怎能结果?莫要妄造杀孽。”张氏抬眼看向林大郎,他虽然被击了一掌,但并未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若说有,就是屁股摔得有点痛。

  林美依眉头皱了起来,但看着眼前这一双双震惊至极的眼睛,她神色微动,撤了金剪刀。

  但是......对不起了奶奶,老天可不管我是否仁慈,这老头若是留着,后患无穷。

  “你知道的太多了……”林美依低声叹道。

  穆先生没听明白她说了什么,只觉得后脖颈有点凉,像是有风吹过,一会儿就感觉不到了。

  他对着张氏那边抱了抱拳,又深深看了林美依一眼,转身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八名护卫早就在外等候,见到穆先生,急忙上前,见他无事,这才启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走着走着,穆先生不见了,消失之前,给了护卫两粒药丸,吩咐他们给宁安远和王菀服下,便彻底没了踪迹。

  他一向来无影去无踪,护卫们早就习以为常,也就没有人注意到,老者朝着王都那去了。

  他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不惜疯狂燃烧体内气血之力,只为快点赶到王都。

  远远的,瞧见了繁华的都城,穆先生正露出喜色,整个人便是一僵,面上笑容诡异的封存在脸上,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了下来。

  就此,没了声息。

  白色的灵光从他后颈钻出,是一根极细的银针,它已经完成使命,转瞬间便化做最寻常的尘埃,再寻不到踪迹。

  城池下方,一身着黑色华服,满头鹤发的年轻男子徐步行来,动作看似缓慢,实则不到一瞬,便停在穆先生尸体前。

  看到含笑而死的穆先生,鹤发男子面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他蹲下身,探查穆先生的脉搏,并无内伤,只有几道微不足道的外伤,根本不致命。

  看着竟像是忽然暴毙而亡。

  可别人不知道穆先生的身份,他还不知道吗?

  身为修者,除非走火入魔,否则怎会暴毙?

  鹤发男子取下穆先生腰间的锦囊,将其大开,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小小的锦囊里,仿佛能容万物,内里有一柄只剩剑柄的剑、几瓶药丸、几张朱砂黄符,以及一张包裹得极好的纸条。

  男子放下别的,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一户人家的基本情况。

  一家七口,老太太姓张,独子姓林,还有一儿媳姓刘,余下便是四个孙子孙女。

  没有具体姓名,信息简陋不已,但当看到那个林字,男子原本幽暗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

  莫非......找到了?

  穆师弟匆匆赶来,难道就是为了告知他这个消息吗?

  可若是如此,怎会突然暴毙,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有何联系?

  鹤发男子百思不得其解,一时喜一时忧,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死看淡,对自己师弟的死,表现得十分漠然。

  如果林美依此刻在此,一定能够认出,穆先生锦囊中的纸条,就是当初她和吕侯想要钓大鱼放出来的诱饵。

  一切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阴差阳错,便断了消息。

  ......

  驿站。

  几经反转的杀局终于结束,青岚派人去通知了最近的官府,官府来人处理了那些杀手的尸体,以及几位无辜旅客的后事。

  一直忙碌到深夜,官府的人这才离开。

  而驿站经过这场变故,只剩下林美依一行人。

  驿站的驿官都跑了,西面的商旅客人更是走了个精光,这地方刚死了那么多人,没谁想留在这触霉头。

  要不是无可奈何,林美依一行人也想走。

  不过他们这么大一伙人,挪动地方不容易,想想还是算了吧,死人再可怕,还能比得过林美依?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现在看到林美依,青岚和十名铁甲卫总是觉得有种说不上来的心慌,生怕一个不小心惹了她不快,她就要拿起剪刀上来给他们咔嚓咯。

  潘豹一家人就淡定多了,早就知道林美依生来就与众不同,眼下只是比以往更加出众了些,习惯就好。

  狭小的房间里,点着油灯,还是不亮,林美依拿起筷子挑了挑灯芯,灯光这才亮起来。

  林家人全都到齐。

  白日里的血腥二丫狗蛋姐弟两人没看到,心又大,隔壁的青芸姑娘被吓得昏了过去,姐弟俩屁事没有。

  这会儿正精神奕奕的趴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自家大姐,满眼都是好奇与崇拜。

  林大郎抱臂倚在门后,一面放风,一面看着屋内的家人。

  张氏坐在桌前,神色淡定。

  她对面坐着林有才夫妻俩,林有才一脸心疼的揽着有点失神的刘氏,不停拍打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刘氏倒也不是被吓的,她是给惊的。被自家女儿的巨大变化惊傻了。

  以前吧,知道闺女力气大,又跟他爹学了点拳脚功夫,或者是她奶奶偷摸传授几招,会点花架子,打打流氓,那还是可以的,也正常。

  可现在,怎么就上天了呢!

  刘氏不是傻蛋,家里人这么怪异,她从嫁过来就感觉到了,丈夫也透露过一点,她知道自家的人和一般人不一样,也习惯了他们的不一样。

  可那位穆先生已经不能算是凡人了吧?

  她家闺女,居然、居然能杀了他,这是什么实力?

  不对!

  怎么能杀人呢!

  “林美依,你是不是想上天与月亮齐肩呐?你小小年纪,怎么能杀人呢!为娘平日里怎么教你的!”

  眼见林美依在对面坐下,刘氏再也控制不了情绪,拍桌而起。

  屋内祖孙几人,听见刘氏这话,互相对视一眼,顿时放心了。

  老娘的重点一直都不在关键点上,这样很好,可以继续保持。

  林美依做出乖巧的样子,低着头爽快认错,“娘,我错了,当时我也是一时情急,以为他要伤害咱们,所以冲动了,下次我一定不这样了。”

  刘氏听见这话,还觉得后怕,“你说你要是真杀了人,这辈子可就完了,大牢里就得有你一张席位,你可明白这个后果?”

  什么实力变化,在刘氏这里都不重要,她只想把女儿歪曲的三观掰回来,让她做个遵纪守法的良民。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