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生活不易
作者:秋味      更新:2020-11-25 08:17      字数:4640
  陶七妮迎向陶六一投来的目光,笑着说道,“拳头不是为了恃强凌弱,而是让自己不被欺负,知道我们也是不好惹的,忌惮与你。”

  再说了人家要抢也是抢上好的水田、良田,最好连绵成片的,那才值得下手的优质资产,投资回报率更高,值得冒险算计,心狠手辣干一票。抢刚开出来的生地,脑子进水了。

  加上流民这一路逃荒出来,激发出来的野性,不是一般人扛得住的,抢之人也得衡量一下得失,得不偿失。

  拳头嘛!她最不怕了,这世道不服打到你服为止。

  陶七妮双手抱拳,捏的拳头噼里啪啦作响。

  姚长生耳听着这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用猜都知道她那小脑瓜里想的什么?冲着她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儿。

  “嘁!”陶七妮轻哼一声,“我的拳头只对付恶人,无缘无故的,说的我好像喜欢暴力解决问题似的。”话锋一转又道,“想和当地人打成一片,简单啊!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嘴甜点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干活勤快点儿。”笑眯眯地看着姚长生。

  明明说笑脸,郑老伯却感觉深深的寒意,看着陶七妮的拳头,吞咽了下口水道,“这样就又得攒够了钱粮,开荒还得讲究季节,春种,夏管,秋收,正是庄稼地里最忙的季节,肯定抽不开身,即便有空,零零碎碎的去开也没意义。草木旺盛,灌木正硬,今儿开了一分地,一场雨下来,一夜之间,野草又铺天盖地的长出来,白干了。”

  “那野草最烦人了,比庄稼长的都好,除草,还除不尽。”陶十五狠狠地抱怨道。

  “既然是开荒,那肯定人少地方,那么豺狼虎豹就多,随时会没命。”郑老伯看着他们又道,“春夏之际的蛇鼠蚂蚁和毒虫毒蚊也烦不胜烦,不幸被叮咬几口,轻者费钱,重者丧命。对如窝棚似的家,那是雪上加霜。”

  陶七妮闻言嘿嘿一笑道,“豺狼虎豹不怕,打死得了。至于蛇虫鼠蚁,有姚先生呢!配点儿草药带在身上,保管它们不敢靠近。”

  郑老伯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这话说的不要太轻松了吧!感觉是信手拈来。

  “蛇虫鼠蚁不怕!”姚长生指着篝火道,“我放了驱蚊草,不然会被咬得满身的包。”

  至于豺狼虎豹,那是妮儿拿手的,看见不但不会害怕,反而双眸冒绿光。

  不过口说无凭,等碰到了,希望不要被吓坏。

  “郑伯,那什么时候开荒才好呢!”陶七妮看着他追问道。

  “秋冬之际!”陶十五看着他们笑道,“只有农闲的时候。”

  “陶老弟说的不错,秋收后到来年开春这段时间为最佳。”郑老伯眼中溢满笑意,笑的满脸褶子道,“农闲了,地里活忙完了,蛇虫鼠蚁销声匿迹,荒草枯了,灌木干了,能砍能伐,收拾起来利索不费事。然而在这之前你得有个前提,那就是有充足的粮食保障。”顿了一下不疾不徐地又道,“咱们为什么逃荒,就因为没有粮食。如果这家里粮食充足到吃个一年半载都没问题。谁还怕这旱灾,这干旱也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吧!老天爷终究会开眼下雨。”

  “郑伯说的容易,这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他们跟咱一样,无地的流民。”姚长生轻叹一声道,“别看启程时,穿金戴银的,那不顶用,到最后只能是流民中的肥羊,被抢的对象。”

  “然而抢了金银珠宝又有何用,当不得吃,当不得喝的。”陶十五随声附和道,“粮食金贵啊!”

  “所以这开荒要考虑季节,也要考虑家里粮食的存量,有多少粮食就能干多少活,一旦断顿,这事就得停。”郑老伯目光扫过他们又道,“咱们要开荒既要考虑季节,全家人起早贪黑去给地主,给别人家做活计,先把一天的吃喝挣回来,然后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攒上几年才能攒够了一缸开荒粮,满满一缸高粱米。”

  “高粱米,没有白面吗?”陶七妮纯真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白面?就连我这个管钱粮的一年中吃白面的机会也不多,高粱米吃的多。”郑老伯砸吧了下嘴道,说真的他馋了,有五、六年没吃过白面馍馍了,真的想啊!

  郑老伯缓了缓接着说道,“家里有粮,赶上秋收后,终于可以开荒了。这时候,草也干枯了,也好除了。”

  “烧荒,一把火烧了,不用除草了。多简单。”韩金虎笑嘻嘻地说道。

  “不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姚长生闻言立马反对道。

  “哦!当俺没说。”韩金虎不好意思地说道。

  “虎子,这水火无常,小风一刮,火苗子漫空飞舞,引发了山火怎么办?”郑老伯微微扭头,看了他一眼道。

  “你看这眼前的荒草,这要是烧起来,咱跑都来不及。”陶七妮指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灌木杂草道,“今儿晚上必须有人值夜,谨防着火。”

  “哦哦!”他们齐齐的点头道,纷纷拍着自己的胸脯道,“俺值夜!”

  “那要像现在这样,不小心烧着了怎么办?”陈鹤鸣看着他们突然问道,“一时间咱也跑不过。”

  “简单,把周围的荒草除掉,没有荒草燃不起来了。”陶七妮闻言立马说道,“当然小心用火,最好别着起来,火势太大,怎么都没办法。”她说的是隔离带,这终究是无奈之举,最好还是水灭火。

  “别看是灌木杂草,这有些可以用来喂牛马牲口的,很宝贵的。这个可以作为赋税上缴朝廷的。”郑老伯指着荒草说道。

  “这是真的吗?”陶十五不太相信地说道。

  “是真的,朝廷有专门的草料场,专门喂养军马的。”姚长生看着他们点头道,“而且老百姓的日常做饭和冬天取暖全靠妇女和孩子上山捡干柴,你这一把火烧了荒草,也将一切烧光了,基本等同于绝了整个村子几百人的吃饭问题。看人家不骂死你!”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