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作者:墨鱼甲乙      更新:2021-01-15 09:40      字数:5350
  黄鸿烨刚走出羁押他的那所公馆,黄鸿煊与许宥崇以及龚家瑶便一起迎了上去。

  在那里,他虽不曾受皮肉之苦,可是精神上所承受的压力让他感到痛苦与崩溃。而此时,走出这道门,那股支撑着他精神与体力的意志忽然消落下去,他的腿马上软了起来。黄鸿煊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他,才避免了他跌倒在地。

  黄鸿烨在即将跨上车门的瞬间,感到一阵眩晕,甚至有些恶心。他用力扶助黄鸿煊,镇定着自己。

  “大哥,好了,一切都过去了…”黄鸿煊轻轻抚摸着他的背,“我们先到宥崇那里休息一下,明天就回家。”

  黄鸿烨被他们扶着坐进了车子,没有人注意到不远处停着的那辆轿车里,香凝正掏出手帕,默默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那天许宥利将她留下,答应了让日本方面不再催讨黄氏商馆的债务,并出面向农商部做了调停。

  从林卿卿来找她的那刻起,香凝就知道自己要为之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是,她没有料到,许宥利对自己曾经一往而情深。

  她回想着那天林卿卿的话:“不管旧时代亦或新潮流,古往今来,爱情就是生死不渝。为了它,人可以奋不顾身,又或者转了心性。”

  香凝矛盾着,因为心里磨不掉对黄鸿烨的那份感情;也权衡着,独身无依的日子让她选择相信许宥利对自己的情意。

  她恍恍惚惚地想着,越想越觉得自己红颜薄命。

  “小姐,我们可以回公馆了吗?”司机的声音,打断了香凝的思绪。

  “走吧…”香凝幽幽道。

  —————————

  淡淡的月光从窗帘间泻了进来,夜已经很深了,黄鸿烨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他回想着睡前问黄鸿煊关于商馆的问题,可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应。多日子来的紧张与乏累,让他昏昏沉沉睡去,而此时,他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疑虑,下床踢踏上拖鞋,便走出了屋门。

  黄鸿烨走到黄鸿煊屋门口的时候,见里面还亮着灯,他轻轻敲了一下门,得了里面的回应,便走了进去。

  “鸿煊,你还没睡?”黄鸿烨问道。

  “我同宥崇聊了一会子,刚从他书房里出来。”黄鸿煊站起身,将他迎到沙发上坐下,“大哥,怎么样,你睡得还好吗?”

  “多日子没这样安稳地睡过觉了…”黄鸿烨苦笑一记。

  “大哥…你受苦了…”黄鸿煊由衷道。

  “是我应受的…”黄鸿烨长叹一声,“我捅了这么大的窟窿,给家里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我是自作自受!”

  “过去的事情,何必再去提它?大哥,我晓得你的难处…你能平安回来就好!”黄鸿煊望着他道。

  “我亏空了公账的钱,原本只想着挣点外快,把那些窟窿填上…”黄鸿烨摇了摇头,凄然地笑了一下,“人心不足蛇吞象,是我的贪心所致…”

  黄鸿烨的话,黄鸿煊不置可否。他缄默着,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去接这句话。

  “鸿煊,我晓得这些日子你们为了救我,为了保商馆,一定是到处奔波…”黄鸿烨垂下眼眸,“对不起,我真的对你们不起!”

  “大哥,事情已经发生了,又何必再说‘对不起’?”黄鸿煊摇了摇头,“我们都是一家人,遇上了难事,必须要同舟共济。”

  黄鸿烨听他这样讲话,心里只觉一暖:“大难临头,才晓得孰亲孰远…鸿煊,你跟我讲讲,商馆的事究竟怎样了?”

  自从那天林卿卿找上门,廖玉凤心里便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这场操作。

  廖玉凤联手许宥利调查黄鸿烨亏空公款的事,而后设下圈套,本以为可以借机买入黄氏商馆的股票,为日后黄卓骥接受黄氏商馆打下基础。然而她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黄廷承会因此命丧黄泉,更没想到自己与许宥利的私情被林卿卿窥得。

  廖玉凤并非怕事的人,可她心里却始终放不下黄鸿熠。而黄廷承的死亡与林卿卿的暗示,让她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正在廖玉凤忐忑犹豫之际,黄鸿煊筹集来的资金开始注入,而许宥利也莫名其妙松了口。她是个明白人,见风向不对,自然及时出面制止了廖昌明的收购行动。而廖昌明本就只为图利,见黄氏回收股票,知道黄氏根基未倒,也不想被人知悉自己趁人之危,便加了价格,将手里的黄氏股票抛了出去。

  个中隐情,黄鸿煊并未尽数了解,只是他心里清楚,害自家商馆的不只有许宥利一人。

  “大哥,是大嫂和二姐…”黄鸿煊开了口,“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商馆被人恶意收购。咱们商馆账上的钱不足以填补这个窟窿,母亲只能请大嫂与二姐出去筹钱…”

  “玉梅和芳蕙?”黄鸿烨涨红了脸,“竟然到了让她们抛头露脸的地步…”

  “事发突然,没有什么银行肯借贷给咱们…”黄鸿煊脸上有许多无奈,“大嫂去央了佟伯父,又幸亏二姐人脉广人缘好,加上王伯父在医界的名望,总算募齐了回购股票的资金。”

  “那,日本银行那边又是怎么松的口?难道是姨丈出面了?”黄鸿烨追问道。

  “姨丈下野了,回了他河南的老家。”黄鸿煊犹豫一下,“是宥利表哥,他出面调停的…”

  “他?他害得我还不够?他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怎么可能来帮我?”黄鸿烨有些激动起来。

  黄鸿煊踌躇一下,还是把话讲了出来:“是香凝,她去找了宥利表哥…”

  “香凝…”黄鸿烨呆呆地望着黄鸿煊,一时间僵住。

  “大哥,只要你平安回来,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再多想了。”黄鸿煊道。

  黄鸿烨不回答,他低下头,把身子靠在沙发上。

  “她们两个,都被我伤了心…可如今,我却靠了她们的援手,才得以保全…”过了许久,他才开了口。

  “大哥,你能醒悟为时不晚…”黄鸿煊拍了拍他的肩膀,“香凝于你而言已经成了过往,可你与大嫂还有卓骐在…”

  黄鸿烨忍下眼里的泪,他压低了声音:“是啊,我已经负了她,只有来生再还她的这份情…”

  黄鸿煊见他这个模样,轻叹一声:“往事随风,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鸿煊…”黄鸿烨渐渐克制了心里的悲伤,“你说得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是的,大哥!你回去好好养养身体,以你的经验与能力,咱们商馆很快就能重振起来。”黄鸿煊道。

  “鸿煊,我…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哪还有脸再回商馆?恐怕父亲也气极了我…”黄鸿烨的声音里有一些悲切。

  “大哥…”黄鸿煊踌躇着,却也知道瞒不了他,“父亲…父亲已经去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