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明天网站首页频道古言推荐??感谢支持)
作者:墨鱼甲乙      更新:2021-01-16 09:41      字数:4956
  “父亲…父亲…”,自从知道了黄廷承的死因,每到夜里,黄鸿烨总会在噩梦中惊醒。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

  深秋的夜晚,天高露浓,一弯月牙静静地挂在墨蓝墨蓝的天上。清冷的月光笼罩着万籁俱寂的大地,将夜色愈发显得幽暗。

  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如今叹气在他来说,已然是一种习惯。

  无论柳韵琴还是黄芳蕙姐弟怎么劝说,黄鸿烨始终把自己锁在书房里,就像一只钻进了壳的蜗牛,蜷缩成一团,不论白天,亦或黑夜。

  黄鸿烨想着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恨过,悔过,更痛过,每一天,每一刻,没完没了地重复着这些思绪。他重新躺回到床上,可是翻来覆去还是毫无睡意。他伸手去摸枕边的安眠药,不得不借助药物来维持自己的睡眠。

  宁静的夜晚,小院里难以入眠的并非只有黄鸿烨一人。

  林卿卿端了一杯茶放在书桌上,轻声对黄鸿煊道:“鸿煊,这些日子你总熬夜,我给你煮了石斛虫草茶,你喝一些吧。”

  黄鸿煊抬了头:“卿卿,也辛苦你每晚总这样陪着我熬…我们一起喝吧…”

  林卿卿在他身边坐下,浅浅地笑了一下:“陪着你,我才安心…”

  “不经手不晓得,商馆里里外外竟然有这么多事情。”黄鸿煊感叹了一下,“以前一切有父亲与大哥打点着,不晓得做生意的艰难,现在才明白他们当初的不易…”

  “莫说这么大一个商馆,单说一个家,每天睁了眼,柴米油盐酱醋茶就有一堆的事。”林卿卿把茶杯往他面前推了推,“喝点茶,也让自己缓缓神。”

  “大哥自从晓得父亲过世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商馆的事情我去寻他商量,他也是一问三不知…”黄鸿煊轻轻叹了口气。

  “经历了这么大一场变故,也难怪大哥会有这样的反应。”林卿卿望着他,“希望时间能治愈一切的伤痛,大哥慢慢会好起来的。”

  “也只能如此了…”黄鸿煊喝下一口茶,“商馆现在虽说保住了,可还有许多事情需要重新调整规划,棘手的难题也不少。”

  “鸿煊,你辛苦了…好在三哥回来了,你们一起商量着,总是会好些。”林卿卿道。

  “三哥是回来了,可是他似乎对商馆的事情并不感兴趣。”黄鸿煊道。

  “三哥不是说在倒时差吗?你等他歇过几天,再去找他谈商馆的事。”林卿卿道。

  “不是…”黄鸿煊摇了一下头,“三哥今天同我讲了,他在法兰西根本没有去拿什么经济学位…而是…而是在那里参加了革命党。”

  “革命党?”林卿卿有些诧异,“法兰西也有革命党?”

  “嗯,三哥说他游历了俄国,德国,还有许许多多西方的国家…”黄鸿煊有些激动起来,“那里兴起了世界革命,他们要推翻旧贵族,要提倡平等与民主。”

  “就像宥崇哥说的那样?”林卿卿有些好奇。

  “我也没太听明白,应该是吧…”黄鸿煊眼里有一丝光,可瞬间暗淡下去。

  他是个饱肚中西方书籍的人,对中国与西方的历史与文化都有相当的认识。他在思想上与许宥崇很接近,甚至不比许宥崇认识的浅薄。只是他爱自己的家,爱林卿卿与黄卓骊,更清楚自己身为男人的责任。

  “鸿煊…我晓得,你也是个有志青年,也同他们一样有一腔热血…”林卿卿放缓了语速,“谢谢你,扛起了这个家,也谢谢你,这样爱我与阿骊…”

  “卿卿,你不要这样讲…”黄鸿煊放下杯子,拉起她的手,“对你和阿骊好,对这个家尽义务,那是我做男人的本分!我没有三哥他们那样的豪情壮志,我只希望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就好。”

  眼前这个男人质朴而又简单的言语,却让林卿卿心里倍感温暖。

  “卿卿,你嫁进来还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就要让你跟着天天操心受累…你信我,我会努力让商馆恢复正常…”黄鸿煊道。

  “不要讲这样的话…我能做你的妻子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林卿卿轻轻捂住他的嘴,“鸿煊,我信你,你一定可以重振商馆的经济!”

  “鸿煊…”林卿卿又唤了他一声。

  “这里只有我和你,有什么话,你尽管说。”见她欲言又止,黄鸿煊柔声道。

  “我有一句关于商馆的话想说,只是不晓得合不合适。”林卿卿端正了神色。

  “哦?关于商馆?”黄鸿煊鲜少见她有这样严肃的神情,便放开手,坐正了身子。

  “我在想,咱们家这些年做的生意多数得姨丈照拂,如今姨丈下了野,你有没有想过商馆日后该如何运营?”林卿卿问道。

  “这个…”黄鸿煊顿了一下,“你不提出来,我还真忽略了这点…”

  “你这段时间上海杭州两地跑,忙起来难免会疏忽…”林卿卿望着他,“我在想,政府换了新财长,所有的的经济政策也都转了风向,倘若还是一尘不变维持原状,恐怕商馆翻盘的机会少之又少。”

  她的话,黄鸿煊不置可否。这些年黄氏商馆生意风生水起,无不得益于许廷承这个财政总长。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以现在的局势来看,商馆必须要有变革才成谋求新的发展。

  “卿卿,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快讲给我听听。”黄鸿煊迫不及待道。

  “不一定行不行的通,我先把这个想法同你讲,由你来判断可不可行。”林卿卿道。

  “好,你讲,我听!”黄鸿煊道。

  “如今时局不稳,不论哪行哪业都受到了影响,我们如果转型,就要去做民生最需要的行业。这样,不管太平盛世亦或战乱发生,我们的商馆依然可以稳定发展。”

  见黄鸿煊听得仔细,她又接着往下道:“早前五嫂同我提过,她说王伯父与五哥他们在研究中西医结合疗法。我在想,如果我们与他们联手合作,成立一间医药工厂,专门做中西医的结合药品,那不就是独一无二的了?”

  “太好了,卿卿!”黄鸿煊有些兴奋,“你这是一语唤醒梦中人…这个想法当真可行,我明天就去见王伯父,找他与五哥一道商量。”

  logo;in1903081bqg1: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