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作者:墨鱼甲乙      更新:2021-01-17 09:55      字数:5344
  兄弟几个虽说同在一个院子里住,可黄鸿熠回来的这两天被柳韵琴拉着一道往寺里给黄廷承做功德,又跟着拜访了几家亲眷,总算在回来的第四天夜里空了下来。

  他邀了黄鸿煊,俩人一起走进了黄鸿烨的书房。

  眼前的黄鸿烨,看上去是那样憔悴无力,脸上流露着失魂落魄的沮丧神情,眼睛里完全没有了从前的光芒。攫欝攫欝

  黄鸿熠心头一酸,脱口叫了一声“大哥”,便疾步走了近前。

  “大哥,我回来了…”黄鸿熠拉住黄鸿烨道。

  “鸿熠…”黄鸿烨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黄鸿熠看着他呆滞的眼神,心疼道:“大哥,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我想父亲他也不愿意看到你现在的模样。”

  “父亲必然不会再想看到我…”黄鸿烨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是害死父亲的罪魁祸首,父亲不会原谅我,而我,更不能原谅自己…”

  黄鸿熠脸上现出了为难的样子,他未料到自己的劝辞反倒刺中了黄鸿烨的痛处。

  “三哥,我们先坐下来,再陪大哥说话。”黄鸿煊见他这个模样,连忙接过话,“你这么多年没回来,给我们讲讲这些年在法兰西的见闻吧!”

  黄鸿熠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我几乎游历了欧洲所有的国家,它们那里蓬勃发展的革命思想,已经对政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俄国的革命者推翻了罗曼诺王朝,他们建立了苏维埃政府,那是一个代表了广大人民意愿的政府。”

  “这个我倒是听宥崇哥提过…三哥,都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现在算是信了。人只要有信念在,再难的事情也是能做到的。”黄鸿煊道。

  “是啊,只要有信念,什么样的困境都能跨过,什么样的难事都能解决。”黄鸿熠又望向黄鸿烨,“大哥,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我和鸿灿、鸿煊都会和你在一起!”

  “是的,兄弟齐心,其利断金!”黄鸿煊靠近他们两个,“五哥今天在诊所有手术,改天我们兄弟四个一起痛痛快快喝一场。”

  “有多少年我们几个没在一起喝过酒了?”黄鸿熠轻轻搡了一下黄鸿煊,“我走的时候你还没结婚,现在也是做了父亲的人了。”厺厽 九饼中文 9bzw.com 厺厽巘戅九饼中文巘戅

  “做了父亲,也可以赖着你和大哥一起喝酒的…”黄鸿煊挠了挠头,“现在你回来了,我们又可以像从前那样常常在一起聊天讲话了。”

  “在外面的这几年,我会常常想起我们小时候的事情…现在好了,我们又聚到了一起。”黄鸿熠道。

  “是啊,那时候你和大哥常常会带了我同五哥一道往西湖泛舟,还会带着往清河坊去吃各种美食。”黄鸿煊有心活跃气氛。

  “你那时候就是个小毛孩子,”黄鸿熠调侃他,“我与大哥出门只要被你晓得,就像个跟屁虫似的缠着。”

  “三哥你还好意思说,”黄鸿煊也回忆起来,“每次你都嫌我麻烦,还是大哥待我好,总会乐意带上我。”

  “那还不是因为你贪嘴,见什么要吃什么,可一回到家又肠胃不适,害得我和大哥总被母亲训斥。”黄鸿熠道。

  “我那时候不是还小吗?见什么都稀罕…”黄鸿煊摸了摸后脖颈,有些难为情道。

  “对,你呀,是见什么都稀罕…”黄鸿熠笑起来,“大哥结婚前往大嫂家拉嫁妆,你瞧见大嫂小内侄手里的陀螺都要借来玩一玩…”

  “我的生活不该被回忆,它是该被唾骂与诅咒的!”黄鸿烨忽然大声吼了起来。

  黄鸿熠与黄鸿煊一时怔住,惊讶地望着他。只见他拼命抓着自己的头发,眼神里充满了忧郁与悲伤。

  屋子里死一般的沉寂。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出声了?”黄鸿烨沉默片刻之后,又大声叫起来。

  “大哥,你怎么了?”黄鸿熠拉住他的双臂,问道。

  “凭什么?凭什么要我承受这一切?就因为我是长子吗?”黄鸿烨咬着牙道。

  “大哥,我们晓得你的难,也晓得你的苦…”黄鸿熠望着他,“可是这些年都这样过来了,你又何必…”

  “兄弟,什么是兄弟?这么多年,你们一个个逃离的逃离,反抗的反抗,只有我,只有我这么多年一直忍受着这个旧家庭的一切!”黄鸿烨歇斯底里起来,“我受够了…我不要…不要再忍受这样的生活!”

  一种莫名的压抑充斥着这个屋子,侵袭着三个不同性格的兄弟。

  “我,也想仗剑走天涯,我,也想快意逍遥游,我,更想牵一人白头…可是,我没有!我不能!”黄鸿烨愈发激动起来。

  “大哥,你冷静点,你这样只会让自己更痛苦。”黄鸿熠劝道。

  “痛苦?我的痛苦还少吗?这样的家庭,这样的人生,换做你们又该如何?”黄鸿烨咆哮着。

  “大哥,你总是把自己的不幸归结于这个家庭,难道我跟你不一样吗?”黄鸿熠不能忍受他,“我又何尝不是遵循了这个家庭的规矩,放弃了自己的爱人?”

  “错了就是错了,你不要再给自己找冠冕堂皇的理由!”黄鸿熠定定地望着他,“错过之后去纠正它,克服它,而不是一味在这里忏悔。”

  “你和我不一样!你能做的,我不能!我憎恨这种生活,可是我摆脱不了!”黄鸿烨用手捂住了脸,声音颤抖起来,“我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可是因为自己的愚蠢,非但没有成全孝子的名头,反倒害死了父亲…”

  “大哥,你为这个家牺牲过的一切,我们都记在心里…”见他这个模样,黄鸿熠口气又缓了下来,“我刚才有些激动了,对不起!我想你说的是对的,我毕竟不是你,不是这个家的长子,我没有办法去理解你所承受的一切。”

  他说到这里,黄鸿烨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大哥,你不要伤心,我们理解你!”黄鸿煊掏出手帕递了过去。

  “过去的事情,就把它埋入黄土里吧…”黄鸿熠低声道。

  “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待着…”黄鸿烨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凄凉。

  黄鸿煊还想再开口劝慰,便被黄鸿熠拉住了:“咱们先走吧,让大哥自己静一静…”

  两个人一道出了黄鸿烨的书房,各自回了屋。

  这一夜,黄鸿煊辗转反侧,黄鸿烨的话不时在他耳畔响起,直到天光拂晓,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