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作者:墨鱼甲乙      更新:2021-01-18 09:33      字数:5408
  黄鸿煊迷迷糊糊间听到屋外有嘈杂的声音传来,他微微皱了眉,翻了个身坐了起来。

  还不及下床,就听到门外传来秋霞的声音:“七少爷,七少奶奶,您二位起来了吗?”

  “醒了,有什么事吗?”黄鸿煊问道。

  林卿卿听见秋霞的声音,披上外衣便下了床。

  “秋霞,外面怎么乱哄哄的,出了什么事?”林卿卿拉开门,问道。

  “七少奶奶,不好了,大少爷出事了…”秋霞疾声道。

  “你说大哥怎么了?”不等林卿卿出声,黄鸿煊已经冲到了门口。

  “刚才如兰去书房给大少爷送早餐,发现大少爷已经没了气息…”秋霞答道。

  黄鸿煊心觉不好,一面往外走着,一面问道:“叫了五哥没有?”

  秋霞紧跟着:“刚才黄管家让人先去请了五少爷,这才又来通知了咱们房里。”

  黄鸿煊心跳加快起来,虽然极力镇定着,可没走两步,便绊了一跤。不等秋霞去扶他,他已经站了起来,疾步奔着黄鸿烨的书房去了。

  刚跨进前院,黄鸿煊便听到了柳韵琴与佟玉梅撕心裂肺地哭喊声。他又加快了脚步,到了书房的内室门口,拨开围着的家仆,便看见黄鸿烨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像极了熟睡的样子。

  “五哥,大哥怎么了?”黄鸿煊走近前,问黄鸿灿道。

  “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黄鸿灿摇了摇头,“发现晚了,来不及了…”

  “安眠药?大哥怎么会…”黄鸿煊难以置信。

  “大哥从上海回来之后,总说睡不安稳,他让我给了他一些安眠药…”黄鸿灿皱了眉。

  “你还我鸿烨!”佟玉梅不等黄鸿灿讲完,便扑了过来,“你为什么要给他安眠药,你就是要害死他呀…”

  “大嫂,你冷静点!”黄鸿煊拉住她,“五哥怎么会去害大哥?你先听五哥把话讲完。”

  佟玉梅虽然被他与红蕊拉住,可仍然嚎啕着,眼泪止不住的向外流。

  “大哥的情况我同母亲讲过,应该属于比较严重的忧郁症,需要到诊所接受治疗。”黄鸿灿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满脸泪痕的柳韵琴,又接着道:“大哥识大体顾大局,懂得克制自己,鲜少会将情感发泄出来。可能商馆的变故加上父亲的离世,将他压抑在心底的情绪爆发了出来,最终导致了这个病的发作。”

  “我哪里晓得他会做这样的傻事…”柳韵琴扑在黄鸿烨的身上,“鸿烨…我的儿啊…是母亲误了你,母亲对不起你呀…”

  在场的人,听着柳韵琴婆媳的哀嚎声,无不摇头垂泪。

  屋外呼啸的寒风,肆虐着大地。阴沉的天空,布满了灰黄色厚重的浊云。当杭州城落下第一场雪的时候,黄鸿烨便被埋入黄土,永远的与这个他既爱又恨的尘世做了了断。

  接连两个顶梁柱的离去,让黄家上下再度陷入了悲痛之中。

  江南的冬日,本就阴冷潮湿,加上这些日子又连续不断的雨雪天气,让人更觉无处安放那一腔愁肠。

  自从黄鸿烨离世那天开始,柳韵琴便茶饭不思。被子女们劝得狠了,也不过吃口稀粥,喝口参汤,就凭这些续着命。黄芳蕙见她这个模样,与丈夫商量之后,便带着柳承茂搬回娘家,陪她同住。

  佟玉梅虽说不至于像柳韵琴这样哀愁,可心里的悲痛也不亚于她。每天跑去黄鸿烨的书房坐一阵子,呜呜咽咽地哭上两声,似乎成了她如今的惯例。

  廖玉凤走近佟玉梅屋子的时候,她正从黄鸿烨的书房哭了一场回来。

  “你怎么来了?”佟玉梅接过红蕊递来的热手巾一边擦脸,一边问道。

  “大嫂,我来了几趟了,总碰不上你。”廖玉凤道。

  “找我做什么?”佟玉梅放下手巾,“来看看我这个寡妇吗?”

  廖玉凤看她这个模样,就知道她心里憋着气,只是这气从何而来,她却不得而知。

  “大嫂瞧您说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哪个心里不难过?”廖玉凤拉住她的手,“只是这些日子鸿熠刚回来,加上大哥…唉,我也是病了好几天。”

  “我还不曾病倒,你倒好…”佟玉梅脱开她的手,“既然来了,坐下说吧。”

  “大嫂,我来就是看看你同阿骐…”廖玉凤在她对面坐下,“我这个人,不会甜言蜜语去讲什么,可以后你与阿骐要是遇上什么事需要我出力的时候,可千万不要同我见外。”

  “都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我们母子还能再遇上什么比这个更糟心的事呢?”佟玉梅冷笑了一下。

  她这句话,反倒让廖玉凤定下心来,知道她不过是因为失去了丈夫,将哀伤转成了对他人的怨气。

  “话是这样讲,可毕竟是一家人,怎么能不操着你与阿骐的心呢?”廖玉凤望着她,“尤其我们两个,做妯娌时间最久,往日也最亲近,我可做不到只自扫门前雪。”

  “你这份心,还真是难得!鸿烨走了,这个家如今轮不到我们房里当家说话,就是下人们,也不如过去待我那样殷勤周到了…”佟玉梅道。

  “那些都是势利小人,狗眼看人低的…”廖玉凤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照说这个家,大哥生前出力最大,更何况,商馆最难的时候,筹钱最多的也是大嫂你。所以,不论讲到天边,家里任何事都不可以越过你去。”

  “这话诚然,可旁人怎么看鸿烨的事,谁又晓得?”佟玉梅说到这里,忽热又想起什么似的:“等等,我怎么听你刚才那话,好像家里有什么事情背着我?”

  “倒也不是什么事…”廖玉凤偷偷瞟了一眼她的神色,见她一脸狐疑,便又接着道:“鸿熠这人重情义,这些日子总念叨着大哥的好,弄得也是茶饭不香。”

  “昨天我见他又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就想着去宽解宽解他,谁料老七也在他书房里,正在同他商量商馆钱的事…”

  “商馆?钱?”佟玉梅问道。

  “他们嘀嘀咕咕,我隔着门,也没太听清楚…只是我听到鸿熠话里有什么债务啊,运作资金啊…总之,应该是在谈钱的事。”廖玉凤道。

  “如今商馆哪里还有钱?现在这个家,恐怕也只有你跟我还能依赖娘家给些钱了。”佟玉梅道。

  “这倒是,只是大嫂你忘了一个人…”廖玉凤接话道。

  “谁?这个家还有谁能比得过我们两个?”佟玉梅有些不屑道。

  “母亲啊,她老人家手里可攥着不少真金白银呢!”廖玉凤怂了怂眉,“老七娶了那样一个穷太太,如今大哥走了,他还能不去寻思母亲的东西吗?”

  “这层我还真没想过…”佟玉梅将两手抱在胸前,“难怪,我说前几天关先生怎么来跟我核对我家借给商馆的钱,莫不是老七撺掇着要分家呢…”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