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作者:墨鱼甲乙      更新:2021-01-19 09:31      字数:5026
  黄府原本每夜的各种嬉戏娱乐,早在黄廷承离世之后就不曾出现,如今即便年关将近,院子里依然冷冷清清,完全没有过节的样子。

  展眼已经黄鸿烨的七七,黄芳蕙与黄鸿熠领着一家老小往寺庙里做了功德,回到府上已经是晚饭时分。

  即便黄芳蕙姐弟有心舒缓气氛,可这一顿饭,照旧吃的沉重且又压抑。

  柳韵琴本就没吃几口东西,见一众人都放下了碗筷,便让下人们张罗着撤去了碗碟,又打发了他们出去,这才开了口。

  “今天鸿烨过了七七,算是满了热服。”柳韵琴才刚讲出这句话,便已经红了眼圈,“有些话,我一直想讲,可未满七七不能提其他。今天趁着你们都在,我要把这些话都讲明白。”

  席间的儿孙子媳,虽不清楚她究竟所为何事,但也猜得应该关乎家族未来。于是各个屏了呼吸,端正了坐姿,等她继续讲下去。

  “这么些年,咱们家全赖你们父亲与鸿烨忙碌操持着才有这样舒坦安逸的日子。如今,他们两个接连都去了,咱们这个家还不晓得要怎样维持…”柳韵琴道。

  “母亲,虽说这个家父亲与大哥功不可没,可人已经不在了,总归要往长远的方向走…”黄芳蕙接了话去,“您的心情我们都理解,好在鸿熠回来了,再有鸿灿与鸿煊他们几个商量着,商馆日后还是会重振旗鼓的。”

  “话虽如此,可老话讲的好,‘国有重臣,家有长子’,这个家没了你父亲与你大哥,已然没了主心骨。哪天我再一闭眼,你们便会如一盘散沙,到那时说什么都晚了。”柳韵琴悲戚着。

  黄芳蕙正要再开口,却见柳韵琴对着她摆了摆手,只得将原本要讲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现在你们也该明白我想要讲的是什么事…”柳韵琴顿了一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是时候飞鸟离巢,各自投林了。”

  “母亲,有您在,这个家又怎么会散?您别胡思乱想,您的身子康健着呢!”黄鸿熠忍不住开了口。

  “人有旦夕祸福,你父亲说没就没了,我又哪里晓得这一觉睡下去,明早还醒不醒得来?”柳韵琴擦了一下眼角,“这个主意我已经打定了,前两天也与你姨母、小舅们商量过了,你们现在不用再来劝说…眼下我要同你们商量的不过就是各房如何分配罢了!”

  虽说坐了一屋子的人,可此时都各自怀了心思,反而静到针落有声。

  柳韵琴见他们都不出声,用目光依次扫视一遍,又开了口:“你们不说,那就由我来分配了。”

  “你们都晓得的,商馆虽说渡过了危机,可是外面还有许多借贷未清,所以如今能给你们分的,不外乎是家里我手上的那点东西。”

  落了话音,她便按了电铃,让账房的关先生将账簿送了过来。

  “关先生,你把账都给他们念念…”柳韵琴道。

  关先生不敢怠慢,便照实将账簿记录的数据一一念出。末了,他将账簿小心放在柳韵琴面前,识趣地退了出去。

  等他离去,屋子里又安静下来。照着眼前的情形,众人都明白这家是到了非分不可的地步了。

  黄芳蕙因是已经出阁的女儿,此时也不宜先出声讲话,便将身子靠在椅背上,只低头摆弄手里的花帕子。

  黄鸿熠见她这个模样,知道她的为难之处,想起自己如今在男丁中排行老大,便开了口:“母亲,如果要我照心里的实话讲,我是不愿分这个家的。可您现在这样铁了心,我要是一味反对,那也是对您的不敬与不孝。”

  “这些年我一直留洋在外,从未对这个家出过一分力…”话到这里,他低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黄卓骥,又接着道:“所以,家里的钱,我一分也不要。”

  他语出惊人,原本正支着耳朵的廖玉凤一下按耐不住,接过话来:“鸿熠,话可不是这样讲的!照道理,现在轮不着我来插话,可是你的决定关系了我们这个小家庭日后的生活,我不得不替阿骥讲两句。”

  “你这些年没在家是不错,可你与阿骥都姓黄,母亲是个大公无私的人,晓得的人明白是你自己不要这份家产,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母亲偏心而厚此薄彼。”

  “别人要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我只说我自己心里的想法。”黄鸿熠道。

  “你倒是讲了兄弟义气,可你做丈夫与父亲的责任去了哪里?”廖玉凤不依不饶,“我嫁进你黄家这么些年,上敬公婆,下爱子侄,我有哪点没尽到媳妇的责任?你倒好,说留洋就留洋,说不要家产就不要家产,难不成你要我和阿骥回我娘家讨饭吃?”

  黄鸿熠本想反驳,可看了一眼沉着脸的柳韵琴,只将两手往腿上一搭,不再出声。

  柳韵琴见他不出声,便长叹了一口气:“我不是包青天,也断不了你们的案。只是玉凤有句话是对的,阿骥他姓黄!玉凤你放心,现在分家是我的意思,我不会眼看着我的儿孙落到没饭吃。”

  廖玉凤听她这样讲话,又看着一屋子人都瞧着自己,心想等她分配了看看公正与否再说,便也不再出声。

  柳韵琴见没人再出声,便又开了口:“你父亲在的时候遵从祖制,总觉得大家庭一起生活是件好事,我又何尝不想呢?可家里现在这个情形,不分必是不行的。”

  “刚才关先生的话,你们应该都听明白了。内账上原本有三百二十万现金,那时候鸿煊急着筹钱填补商馆的窟窿,我当时考虑着一家大小要吃喝拉撒,只给了他两百万,所以现在还有一百二十万在手。另外我还在外面放贷了五十万,还有你们小舅父的洋行里有我十五万的股票,这是全部的数了。”

  “母亲,这个家一直是您在操持着,再多再少也是您辛苦积攒下来的,您说怎样就怎样吧。”黄鸿煊开了口。

  “你们如果都没有其他想法和意见,那就按我的心意来了…”柳韵琴正了颜色,“我在一日,这个宅子一日我先不分,等我日后走了,由这四个孙子平分。这一百二十万现款,你们四房男丁,一房十八万,芳蕙你们姊妹三个虽然已经出阁,可你们也是这家的女儿,我给你们一人五万。”

  “芳菲还待字闺中,我另外再把你阿姐们当年出门时候的嫁妆钱加上,统共给你十万。至于二妹与三妹,你们跟了老爷一场,一人也给你们五万。余下的,留作这一大家子上上下下的开销。”

  zn03251zxs